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我的青春之恋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8-11-05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我的青春之恋 作者:天牛
 
  青春,犹如含苞待放的花蕾,用心呵护享受温暖的阳光,就会绽放出美丽圣洁的花儿,挥霍的人儿却摧残了她,让本该享受阳光雨露的花儿开的那么的凄惨。
 
  青春,好像挂枝儿的青果,满含着期待生长,小心翼翼用心照顾就会长成饱满的果实,不解风情的人儿却毁掉了她,使她的成长变得干瘪,变得伤痕累累。
 
  青春的伤痕深埋在心底,经历过青春伤痛的人儿舔舐那隐隐作痛的伤口,何时能够抚平那记忆的伤疤啊,我的青春岁月?
 
  青春的记忆有些模糊,要是提起那段青涩的但是很疯狂的岁月来,倒是记忆犹新,时刻在我心头涌起阵阵涟漪,久久不能散去!平复下心情,那段记忆扑面而来。
 
  村南头是我们的学校,孤零零的一座二层小楼,由于是新建的缘故,校园内杂草丛生,操场上覆盖一层没膝的狗尾巴草。这倒是我们课间玩耍的理想场地了。老师们注定是我们的“敌人”,两天时间所有的杂草都被我们铲去,看着光溜溜的操场,失落的心情油然而生。这是暑假结束后开学时的场面了。清晰的记忆犹再次回到了过去,那种心情又油然浮现,心情也随之陷入深深的回忆中。
 
  和学校南墙一墙之隔有片庄稼地,庄稼地的垄沟旁有一片楮树,楮树旁边有几棵矮小的桑树,楮树不是很高,桑树则异常矮小。夏天的时候这里就是我们玩耍避暑的圣地了。三五成群,嘻嘻哈哈,摘几颗熟透的紫色桑葚,爬到楮树上吃一嘴紫色。
 
  楮树树皮是浅灰色,很有韧劲,很小的树枝就可以禁得住我们的攀爬,即使树枝弯下来有树皮的韧劲,也不会折断,是很适合“摸脚底板游戏”了。叽叽喳喳,有说有笑,游戏间隙不忘摘几颗楮果塞到嘴里,那种甜甜的滋味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直到上课铃声响三下之后才意识到时间的流逝,于是怀抱着树干,像滑梯一样“出溜”下树,飞一般跑去上课,边跑边不忘摘片树叶擦去嘴上的紫色桑葚、红色褚果混合渍迹。
 
  这几乎成为我们课间必玩的游戏了。因此我经常被老师点名批评“张家亮,都是毕业班了,你作为班学习委员领头不好好学习,不务正业。”,每次都因我成绩优秀一笔带过,扬起鞭子不舍落下。
 
  时间在我们疯狂的玩耍中度过,这种疯玩在1996年夏天结束了,我开启了一段深入骨髓也痛入骨髓的青涩时光,有甜蜜,有苦涩!
 
  初中三年级上期,记得是九月四日开学的第三周,当时农村学校是八月中旬开课的,伴随着上课铃声,和以往不同的是班主任身后跟着一位个头不高,清清瘦瘦的女孩。女孩脑后扎两个麻花辫,上身穿着有点发皱的上衣,灰色带墨绿横竖条纹的上衣,下身配浅蓝色裤子,裤腿有点短,露出的脚脖下是一双千层底布鞋,布鞋很旧。女孩虽然普通但很秀净,虽然怯怯的但是很朴素,衣服虽然旧但是干净。
 
  “这是从一中转校过来的郝秋。”没有太多的介绍,转头对郝秋说“你就坐在那。”班主任一指第四排,中间靠左的座位说,和我的座位间隔一个走道。“这可是魏艳的座位!”坐在后排的班长邱悦喊起来,魏艳可是邱悦忠实拥泵,关系很铁。班主任瞟了一眼邱悦,“我知道,魏艳来了坐你后边,加个座位。”“那可是最后一排了。”班长咕哝一声,班主任没有理会她。我们学校三年级共两个班级,每个班级四十多人,每班共计六排座位,邱悦后边就是最后一排了,难怪她会这么激动。
 
  邱悦是我们的班长,学习中上,家庭条件优越,爱打扮,是同学们公认的漂亮校花。个头高挑,一头齐耳短发,微微有点卷,显然是经过了烫发,纯白丝边上衣衬着明显鼓起的胸部,红底白色小碎花的裙子,搭配一双白色平底凉鞋,青春靓丽,走起路来耀武扬威,鼓起的胸部挺着,走过你的身边你就能嗅到明显的香气,是使用雪花膏的缘故了。
 
  郝秋就不同了,总是怯怯的,小心翼翼。郝秋走路很轻,像是怕惊着别人似的,走到我跟前,发现我在看她,不好意思地扭身坐到座位上,红着脸冲我微微笑了一下算是回应。郝秋脸色有点微微小麦色,是经常干活的缘故吧,我想。
 
  叽叽喳喳一阵议论后,平静下来开始上课。那节课讲的是什么我不记得了,头脑中一直有种想要保护郝秋的冲动,这是不是就是青春的萌动呢?我不知道,只知道像郝秋这样的女孩是需要保护的。清清瘦瘦的,朴素干净的女孩这是我喜欢的。
 
  十六七岁的年纪,少年男女总是羞于互相交流,多使用传纸条进行交流感情。有一天课间,我忍不住给郝秋递了一个纸条,郝秋正小心翼翼的准备打开,被邱悦一把夺过,大声读出“郝秋,你好,我是张家亮,有问题找我,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上的问题都可以,我都愿意帮助你!”“还生活上,还愿意,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她?”猝不及防的郝秋羞怯地低下头,耸动着肩膀,默默地哭泣。魏艳也帮腔作势“是啊,是啊,张家亮爱上郝秋了!”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姿态。我怒不可遏“管你们何事?”一把夺过纸条愤怒地喊道。
 
  班主任及时出现化解了这场危机,班主任是个责任心很强的女老师教数学,我们平时都很尊敬她。“你们是干什么呢?无法无天了?郝秋第一天来班级,你们要互相友爱,帮助她融入到我们的这个大集体。“班主任李老师顿了一下又说道:”张家亮你是学习委员,以后要多帮助一下郝秋。“”好,下面开始上课。”
 
  邱悦愤怒地朝我噘嘴瞪眼,我却报以微笑,胜利地微笑。郝秋含着眼流扭头给我一个苦涩的笑容。邱悦又朝郝秋比了一下手势,还要找郝秋麻烦,我愤怒地朝她比了比拳头,不再理她开始听课。
 
  放学的铃声响起,我没有向以往一样奔出去,破天荒地收拾一下书包,像是等待着什么。抬眼看到郝秋已经整理好书包,我站起来跟出去。被邱悦看到了又是一阵挖苦:“这就跟上了?”一语双关,我不理她。接着她和魏艳、梁美玲几个女生一起喊:“郝秋,郝秋!好丑!好丑!”哈哈哈哈地大笑着跑出校园。看到郝秋伸手去擦眼角,我知道她又哭了。我忙赶过去:“郝秋,不要难过,邱悦她们就是喜欢挖苦人,我会帮你的。”
 
  “你没有骑自行车吗?我载你吧。”郝秋擦了擦眼泪说:“谢谢你,我是郝庄的,家不算远,我都是步行的,不碍事,我都习惯了。”我不知道郝秋是被欺负习惯了,还是步行上下学习惯了,我没有问,深怕再触及郝秋敏感的自尊心。“郝庄挺远的啊。”我说道:“还是我载你吧,我就是这个村的,不妨事的。”
 
  “不用了吧,还要麻烦你。”我把自行车推到郝秋跟前:“上车,要是步行的话,估计天黑你才能到家呢。”郝秋不好意思地坐到后座上。我说了句:“坐稳了。”跨上自行车就朝着郝庄方向骑去。
 
  九十年代农村的路很不好走,坑坑洼洼,没有下雨路况还好些。自行车咯咯噔噔的朝前走,过一个坑洼时我感觉郝秋的双手开始环抱我的腰,开始很轻,随着自行车的摇晃,越来越紧了,我有种莫名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女孩这么亲近,心头忽然一阵悸动。回头对郝秋说:“我们说说话吧。”“说什么呢?”郝秋不好意思接道。
 
  “我给你唱首歌吧,我很喜欢赵传的一首歌,我唱给你听,不要笑话我。”郝秋没有说话。“我试着勇敢一点,你却不在我身边......”赵传的勇敢一点在空气中飘荡。一曲唱吧,我回头说:“郝秋,你可以试着勇敢一点,不要在乎她们,有我站在你身边,我要保护你!”最后一句说的斩钉截铁,异常坚定。我能明显感觉郝秋的手紧了紧,准是触动了她的心了,我心想。
 
  “我也唱首歌给你好吗?”郝秋还是那样怯怯的。“好呀,好呀!”悲伤的眼泪是流星,快乐的眼泪是恒星,满天 都是谁的眼泪在飞,那一颗是我流过的泪......”我知道这是孟庭苇的谁的眼泪在飞。一股淡淡的忧伤笼罩着我们,郝秋的歌声很美,她的声音也很好听,是一种怯怯的甜甜的声音。从歌声中感觉郝秋有时候想试着“伸展”开来,又突然地收回去,像害怕的小猫的爪子,探出又收回去一样,想探出去,但总是像有种无形的阻力,使她又收回去,这也许就是人的本能吧。
 
  这个爱流泪的女孩是一个内秀的女孩,淡淡的忧伤遮盖不了她向往美好的渴望。通过环住我得腰的双手,我能感觉到这种渴望,一种压抑许久的,想要释放的那种感觉,很强烈。
 
  到郝庄村口时已经接近黄昏。“郝秋,你其实很漂亮的!”我这一句话明显让郝秋没有防备,很害羞地把脸藏在我的后背,我能明显感觉郝秋的脸在发烧。“郝庄到了,我就不进村了,不是很方便。”郝秋慌忙下车,小跑着回家了,一双麻花辫随着郝秋的脚步上下飘荡,煞是好看,从背影可以看出,郝秋心情转变了,有种雨过天晴的感觉。
 
  调转车头,我哼着赵传的勇敢一点回家了。到家被母亲狠狠骂了一顿,晚饭都吃过了。母亲热过饭问我怎么那么晚回家,我只是微笑不语。母亲倒是感觉莫名其妙,不再理我。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窗外虫儿浅吟低唱,心中没有了之前的厌烦,感觉似人间仙乐一般,那么地动听,那么地协调,心儿也随着这啾啾啾的虫鸣飘向天际,随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进入梦乡,嘴角微笑着!
 
  第二天照例上学校,和以往不同的是,我走的时候多拿了一个熟鸡蛋放到了书包里。由于早到的缘故,学校还没有几个人,郝秋已经在座位上了,我走过去,悄悄地把鸡蛋放到郝秋面前,郝秋明显吃了一惊。“这是给你的,不要拒绝!”我说的很坚定。郝秋点头说了声谢谢,把鸡蛋收了起来。
 
  陆续地同学们相继都来了,魏艳来的时候故意碰了一下郝秋,还喊“好丑!”,邱悦附和“好丑哦!”。附和声此起彼伏,郝秋低下头忍住没有流泪。这明显是邱悦致使的,邱悦由于家庭条件优越,人又会打扮,衣着又好看,有很多拥泵,魏艳,梁美玲等,男生张明礼,魏连印,李国营等等都是,这其中魏连印身体壮硕,人高马大。魏艳向着郝秋发问:“好丑同学,为何从一中转来二中呀!是不是早恋被赶出来了?”又像是戏谑郝秋,随即哈哈哈哈大笑。这明显让郝秋更为难看,终于郝秋没有忍住流下泪来。“爱哭鬼,又哭了,没意思!”说着和邱悦就是一阵窃窃私语,不知道又有什么坏主意。
 
  课间,郝秋不小心踩了邱悦的脚。郝秋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瞬间明白了邱悦和魏艳窃窃私语的原因来,计划好的机会,邱悦怎能放过,大声呵斥郝秋,对哭泣的郝秋不依不饶。“这可是我最心爱的新皮鞋啊,你竟然踩脏了!赔我!”今天邱悦穿了一双黑色皮鞋,皮鞋后跟微高,能够穿皮鞋,已经是很优越的了。过分的要求,让郝秋淬不及防,憋红了脸怯怯地说:“我赔不起的......”。“赔不起也要赔!”说着邱悦猛地推了郝秋一下,郝秋狠狠地撞到了桌子上,书哗啦哗啦掉了一地。郝秋终于哭出声来。
 
  “邱悦,你太过分了,向郝秋道歉!”我愤怒地说。“你算老几!”我被激怒了,我红着眼睛,像被激怒的公牛,冲上去推了邱悦一把。这可不得了了,“你竟然敢和女生动手。”不知谁喊了一句,邱悦的拥泵立刻把我围住,我被打了一拳,痛彻心扉,我的第一感觉是魏连印打的,正要去找,班主任来了,是郝秋见势不妙去叫的。我们都被叫去办公室,被批斗的不行。
 
  经过此次事件,郝秋又陷入深深的阴霾中,眼睛经常红红的,学习的精力也没有了,成绩也下滑严重,老师也从以前的经常关心变得习以为常,和普通差生一样对待了。但是我从郝秋眼中感受到了挣扎,一种痛苦至极的挣扎。
 
  可是我不放弃,一定帮助郝秋,经过我的不懈开导,郝秋变得开朗了许多,也从上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只是偶尔还有退缩。经过我和郝秋的共同努力,郝秋的成绩很快上来了,一次月考郝秋已经达到十五名了,这对郝秋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自从郝秋成绩好了以后,我们关系就顺理成章变得更加亲密,郝秋经常坐在我的车座上有说有笑,偶尔展现调皮的一面,咯吱一下我的腋窝。
 
  一次我猝不及防,自行车拐到了岔路,岔路是下坡,我们摔倒在野地里,幸亏土地很松软,没有受到伤害。我们索性躺在野地里,两个人距离半臂的距离,我伸出手来就抓到了郝秋的手。我拉着郝秋的手说“郝秋,你的成绩好起来,我很高兴,你付出的努力我是能够感觉到的,我真为你感到高兴。”我顿了顿又说:”郝秋,你一定要坚持,不要放弃,生活总是向着好的方面发展的。“”郝秋,你要记住,我们还要一起考高中,一起考大学呢!”郝秋眼睛明显亮了起来:“真的吗?这要谢谢你的帮忙,我很感谢你呢!”随即顿了顿又说:“我没有想那么远,不过和你一起,我很开心的。”说完红着脸把头别过一边。
 
  我拉了拉郝秋的手,示意郝秋转过脸来,郝秋很顺从地把脸面向我,只是脸红红的,两腮像涂了胭脂,煞是好看。”郝秋,以后真的不用怕邱悦她们的,我会站在你这一边的!勇敢一点!“说完,我捏了捏郝秋的手心,以示鼓励。”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叫我,我很乐意帮你!“”好的,谢谢学习委员!“学习委员这四个字几乎是一字一字的说,说完自己噗嗤笑出声来。
 
  看着郝秋笑靥如花的面容,我不眨眼地看着她。今天郝秋扎麻花辫用的是大红的头绳,显是经过精心选择的,头绳扎成蝴蝶形状,分外好看。其实郝秋很漂亮的,有点小家碧玉的感觉。长长的睫毛衬着清澈的大眼睛,犹如一湾清泓,像一弯清泉,让人心生感动;鼻梁不算高挺,配上郝秋的鹅蛋脸来很是协调,无比精致;人儿虽然清瘦,但是很精神;虽然总是怯怯的,但是有股弱弱的感动。郝秋的肤色有股微微的小麦颜色,是经常干活晒太阳的缘故。看着郝秋心情好转,我的心情也格外好。
 
  郝秋明显感觉到异样,红着脸又别过脸去,怯怯地说:“家亮,你为何这样看着我......”说着又晃动一双麻花辫,红色的头绳甩了两甩,像一双红色的蝴蝶一样飞舞。”郝秋,我是觉得你很美,真的,特别是你的眼睛,像有股清泉在流动,看着她,我的心情格外清凉爽快,不骗你!”郝秋眼睛明显又有了泪痕:“从来没有人夸我漂亮,她们都说我好丑,真是谢谢你了,我都土气得很,只有你夸我,我心里真高兴,谢谢!”说着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来,边替郝秋擦拭眼泪边说:“青春不总是欢笑,生活不总是快乐!总有不如意的时候,挺一挺就过去了,何况有我在你身边保护着你呢!不是吗?郝秋!”“可是你不总是在我身边呀……”说到这郝秋随机闭上嘴巴,脸瞬间又变得红红的。我看着郝秋红红的脸颊,想着她说的这句话,会心的微笑爬上我的眼角。
 
  郝秋看到我的笑容,别过脸去,小声说:“家亮,我们该走了吧,天都要黑了!”我抬眼看了看,蓝色天际尽头,一轮红红的夕阳马上就要下山了。“郝秋,今天你坐车前边行吗?我很想你能够坐到车前边来!”郝秋红着脸默默地走到我跟前,示意我的手抬一下好让郝秋坐过去。我盯着郝秋的眼睛,微笑着说:“郝秋,有你陪着,我真的感觉轻松愉快!”
 
  郝秋随着麻花辫的轻轻摆动,一跳,侧坐在自行车的前杠上,我跨上自行车,用力一蹬,自行车启动了。摇摇晃晃之后平稳向前走。狭小的空间,我的头紧挨着郝秋的头,鼻子嗅着郝秋身上散发出的青春女孩的香气,看着郝秋因害羞而红起来的耳朵和脖子,我的心儿怦怦地加速跳动!郝秋一直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抓住前把,双手微微颤抖。
 
  青春啊,你总是那么调皮,让“恋爱”中的人儿心情陶醉!“我试着勇敢一点,你却不在我身边......”不知道是唱给郝秋的,还是唱给自己的,赵传的勇敢一点脱口而出,明显吓着了郝秋,郝秋一激灵转头嗔怪地瞅了我一眼:“家亮,你吓到我了。怎么突然就大声唱起歌来了!我都没有防备!”说话时我感觉郝秋的脸儿刚刚从发烧中恢复。经过歌声的打岔,我们的尴尬气愤随之而去,嘻嘻哈哈,有说有笑,嗅着郝秋身上的味道,我骑着自行车往郝庄进发了,心中充满着幻想!就是这个周六,我们就这样躺在野地里整整说了一下午。
 
  现在回忆起来,当时赵传的勇敢一点我是唱给自己的,希望自己勇敢一点,勇敢地抓住这稍纵即逝的美好,这易失的青春!
 
  郝秋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郝秋的父亲是在1995年夏天过世的,失去父亲对郝秋打击很大。郝秋是个懂事的女孩,就在父亲去世的那一年,郝秋和母亲说不再上学的事,还被母亲狠狠地骂了一顿。一年后郝秋就转到我们学校了。郝秋的母亲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失去了丈夫,仍然坚持让一个农村女孩上学,虽然郝秋成绩并不拔尖,更何况郝秋还有一个9岁的弟弟,正上小学二年级。
 
  郝秋在一中上学时,因为离家很远是住校的。据郝秋讲,在郝秋住校期间,郝秋经常被同寝室的同学欺负,具体细节没有详细描述,我也不便追问,我不想再一次揭开郝秋痛苦的伤疤。遭受过校园暴力的人最能够体会这种伤痛,因为这个原因,郝秋有了厌学倾向,每次星期天回家后,找各种理由就是不愿意上学。因为厌学,郝秋经常被她母亲骂,母亲一边骂一边哭,郝秋也一起陪着母亲痛哭,在郝秋母亲再三追问之下,郝秋才说出厌学的原因。郝秋的母亲毅然让郝秋转学到二中,离家近了,有了什么情况郝秋的母亲也能够及时知道一些。但是郝秋还是很抵触上学。虽然学习很刻苦,但是学习效率不高,学习成绩相应地不是太好。
 
  郝秋诚恳地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幸亏遇见了你,我才又有了学习的兴致,想学习了,如果没有遇到你的话,我可能已经不再到学校了。从郝秋的眼睛里我读出了一股幸福,一股愉悦的亮光。每次提到学校,郝秋的心里都有种恐惧,总觉得学校是张口的怪兽,随时都能把她吃掉。这就是郝秋在学校遭受暴力遗留下来的的心理阴影,处于这种心理阴影下,想想都觉得可怕,这个阴影可能会影响郝秋一生,让她失去追求美好生活的勇气。要让郝秋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需要更多的“爱”。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让郝秋从中走出来,走到温暖的阳光中来,享受生活中的美好,要让郝秋心情好起来,永远不要担心再次受到伤害!
 
  “郝秋,不要再难过了,事情总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有我在,就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我,张家亮一定能够做到!”郝秋红红的眼睛充满温情,狠狠地点着头,被我拉着的手微微发抖,抓的更紧了一些。
 
  和往常一样我送郝秋到村口,折返回家路上,我的心情很沉重,慢慢消化郝秋的故事,一个花季少女,心里承受着那么多的痛苦,真是难为她了,我该如何帮助郝秋走出阴影呢。还是从学习上入手吧,这是我的强项,有了目标,下定决心,心情也慢慢好起来。事情总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吧,我想。
 
  在那次送郝秋的路上我就和郝秋就约定学习成绩的事,我鼓励她争取进入到前十名,这也是郝秋自己的学习目标。目标的达成离不开努力,随着我们的努力,成果一次次变好,郝秋成绩一次一次进步,看到郝秋的进步,我心里也十分的高兴。
 
  心情好转,学习效率也相应地提高了不少。但是,有时我和郝秋也能够感受到其他同学异样的眼神,是那种如芒在背让人脊梁骨发凉的奇怪眼神。这种时候,我都会安慰自己不要在意这些,她们是嫉妒,赤裸裸地嫉妒吧,而我和郝秋是互相帮助,互相学习的纯洁关系。
 
  日子在我和郝秋的相互鼓励,相互帮助中愉快地度过。
 
  一个周六下午,我们像上次一样,郝秋坐在自行车前杠上,送郝秋回家,路过我们上次摔倒的地方。我们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凝视着那片我们一起躺过的土地,土地上的印记还没有消失。“家亮……”郝秋欲言又止,最后鼓足勇气说:“我想和你再说说话,好吗?”郝秋的声音有些异样。“好的!”我说着把自行车放到路边,我们顺着岔路走下去。我们像上次一样,躺在那片土地上,我们手拉着手,没有说话,像是琢磨如何开口说话似的!就这样我们只是沉默。
 
  郝秋的手有些发抖。“郝秋?”我看着她:“你怎么了?”郝秋红着脸说:“没事,我只是有点激动,和你在一起我第一次感觉没有话说!”说着红着脸向我这里靠了靠,郝秋梳着的两条麻花辫已经挨着我的肩膀了。“家亮,如果我不再上学了,你怎么看呀?”我分明被这句话惊到了:“为什么?你的成绩不是变得很好了吗?”“从你近期的表现来看,我觉得你心里已经明朗很多了,心胸也开阔了,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了,现在为什么不上学了?”“再说了,我们不是约定一起读高中,一起上大学的吗?你怎么了!”我激动地语无伦次,说着伸出手摸了一下郝秋的前额:“没事啊!”。
 
  郝秋红着脸顺势把头枕到了我的肩膀上,我感到一阵惬意的异样!我也顺势用手环住了郝秋,就这样郝秋躺在我的怀抱中,我们又是一阵沉默!我低着头看着郝秋,嗅着从郝秋身上散发出的异样的味道,我的心儿都醉了。郝秋的耳朵都是红色的,在夕阳的照射下,耳朵红红的像透明的一般,煞是诱人,耳垂下的微微有股小麦颜色的脖子上有根小草,我伸出左手探过去,拿掉了小草。只见郝秋忽然仰起头,瞬间坐了起来,红着脸怯怯地说:“家亮,你干什么......”很激动的样子,我莫名其妙“郝秋,你怎么了?我只是拿掉了你脖子上的小草,不要那么大反应好吗?”“况且,郝秋,我是不会伤害你的!”郝秋不好意思地再次躺到了我的怀中:“我还以为你要……”。“郝秋,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再次重复一遍,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对不起,家亮,谢谢你!”“没事的郝秋,只要你心里舒服就好。”
 
  我低下头再次注视着郝秋,郝秋低头不语,红红的耳朵下脖子也渐渐红了起来。郝秋今天上身穿了件纯白的确良上衣,搭配灰色裤子,裤腿仍然有点短,露出脚脖下是一双千层底布鞋。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从心底油然升起,发生的那么快,那么地顺理成章。嗅着郝秋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香气,我的眼睛顺着郝秋脖子看下去,郝秋的胸部微微隆起,虽然没有邱悦发育的成熟,但是也已经有了作为少女特有的东西。我不敢仔细去观察,我不能亵渎郝秋,想着把脸别过去一些。郝秋明显感觉到了异样,更加害羞,摇着头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口。郝秋就这样躺在我的怀中,像要发生什么,又像召唤者什么,但是当时的我总是那么的幼稚,那么的不解风情,对这种感觉,我伸出手去想抓住什么,但又像有种阻力,阻住我进一步探视的念想。
 
  我的青春岁月啊,你是那么地肆意地捉弄眼前的人儿啊;亦或是我的心儿充满了幼稚的美好,不愿亵渎这满眼的青春!
 
  青春啊,你就这样不期地折磨着我们追求美好的心灵吗?
 
  我们没有料到的事情还是残忍地发生了。周一,班主任李老师终于顶不住邱悦及其死党频繁的恶语攻击。我和郝秋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盘敲侧击地盘问我们,像我们是小偷一样,班主任用异样的眼神注视着我们。郝秋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李老师,您找我们有事情吗?”我实在忍不住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局面。“李老师,我知道您找我们是为什么事了。”“是不是邱悦她们给您说了我和郝秋坏话?”李老师开口说道:“不管邱悦她们说了你和郝秋什么不好的事情,我都相信你,张家亮,但是你和郝秋这种关系......”欲言又止,顿了一顿又说:“实在是不能不让人多想,早恋是很危险的事情。”
 
  终于,李老师不可回避地说出了这个让学生和老师都会很震惊的词语,我心里瞬间崩溃,面如死灰。早恋是学校的雷区,至今没有人敢逾越,因为早恋,学校多次开除过早恋的人儿,几乎都是双双开除。被学校开除是异常丢脸异常痛苦的事情!
 
  不等班主任说完,我激动地说:“我和郝秋没有她们所说的那种关系,我只是在帮助郝秋,让郝秋的成绩能够提高。”我顿了顿继续说:“李老师您也看到了,郝秋的成绩现在已经达到了十名之内,而我的成绩比以前更好了一些,不是吗?这就充分说明我和郝秋......“我都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了,郝秋脸色也开始发白,含着眼泪。
 
  ”我和郝秋,我们只是一起相互帮助学习的清白关系,没有邱悦她们想的那种关系,是吧,李老师!”我的语速很快,几乎是喊的,说完我额头出现大量汗珠,湿哒哒的,最后那句话显然有些没有底气。
 
  “张家亮!”李老师有些生气,提高声音说道:“你不要解释什么,老师看在眼里,郝秋的成绩确实有很大进步,但是我不得不考虑班级的影响,这件事校长都知道了,严厉地批评了我们班。”说到这里转头对郝秋说:“郝秋,从今天开始,你和魏艳调一下座位。”
 
  “这不公平!要换也是我坐后边去!这和郝秋有什么关系!”我红着脸喊道。李老师没有理我,直接说:“你们回去吧,我已经给魏艳打过招呼了,今天没有我的课,郝秋你回到班级直接和魏艳调换座位吧。“
 
  ”就这样了,这是我和各科老师讨论后做出的决定。”“这也是我们请示了校长后,校长看在郝秋成绩确实有很大进步后做出的决定,可以说对你们这种事情已经避重就轻了。”班主任有气无力地说完,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出去。明显地我感觉李老师眼中的无力感!
 
  事后我知道了班主任李老师因为这件事情,被取消了评优评先的资格,对我们这件所谓的早恋事件在校长面前说尽好话。拿出了最有利证据,郝秋的成绩确实进步很大,要不是郝秋的成绩做挡箭牌,我们这件事情估计会更大,我和郝秋兴许可能被开除学籍。
 
  我知道这少不了邱悦和她那一群拥泵的功劳!毕竟邱悦的父亲是村干部,学校新盖的校园二层小楼就有邱悦父亲一部分功劳!邱悦是能够让校长都有所顾忌的,拥有众多拥泵的校花!
 
  但是诚实地说这个校花是名副其实的,邱悦平时打扮新潮,夏天喜欢一袭长裙,配上一头烫的微微卷起的头发,胸部发育的较同龄女生更为丰盈,真是迷倒了全校所有的男生,但有一个男生是例外,就是我,我的心中所属是郝秋,郝秋才是我的“女神”。也许这也是邱悦欺负郝秋的一部分原因吧。
 
  斗败的公鸡一样,我耷拉着脑袋,随着郝秋出了办公室。“家亮,没事的,你已经帮我很多了,不能再影响你。”郝秋脸色已经恢复正常,说话的语气倒是很平静。“一定又是邱悦,这个坏事精。”我恨恨的说道。心情随即也坠入冰窟,一股股寒流从心头升起,冷的我只打颤,和当时的天气形成强烈反差。
 
  我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到校南的那一片楮树边。自从郝秋转校我们班后,我已经不来这里了,即使在盛夏也不会来这里避暑了,有了郝秋我不需要这些了。
 
  这片楮树也因为这个原因异常繁茂起来,没有了我们的攀爬破坏,楮树是理所当然比以前繁茂!只是楮果没有了我们的采吃,熟透的楮果掉了一地,烂了一地,引来不少苍蝇的光顾。
 
  奇怪的是我的那一群伙伴也不来这里玩了,学校的操场倒是成为了他们的圣地,这是因为我的原因吧,我想。
 
  我继续往南走,过了这片楮树,看到庄稼地头儿新搭出的玉米秸垛,三五个,走到最近的垛前,我把自己的身体摔过去,想躺上去整理一下思路,总结一下我和郝秋的事情。不料想,突然从垛后边窜出两个人来,仔细一看,这不是邱悦和魏携杨吗!我瞬间明白了,他们这才是真真正正的谈恋爱,可以说已经逾越了早恋的范畴,上升到了一个更猥亵的层次。
 
  看着他们衣衫不整的样子,我噗嗤笑出声来:“你们的好事可是让我看到了!呵呵呵……“转头冲着邱悦说:”邱悦你知道我的意思是吧!”邱悦显然明白现在的处境,当时的事情传出去,对他们的影响很不好,即使由于关系的原因处罚较轻,但是在同学们的眼里影响很坏的吧!
 
  魏携杨瞪着一双眼睛就想动手,被邱悦一把拉着说:“张家亮,我知道你的意思,从今以后,我不会再主动招惹郝秋,你放心吧!但是你也不要坏我们的事啊!“
 
  “放心,只要你们不再欺负郝秋,我不会说出去的!“由于我心情大好,反身就快步回学校了!耳中听到魏携杨冲邱悦喊:“你怎么不让我揍他,凭我爹是校长,我不揍死他!“邱悦狠狠地看着魏携杨:”你是不是傻呀?即使你爹是校长,传出去影响也不好呀!这种事情能到处传扬的吗?我可是女生呀,传扬出去,丢死个人!“
 
  魏携杨,只看名字,就知道他老子是个文化人,父亲姓魏母亲姓杨,名字起得倒是有几分意境。魏携杨是校长独子,家庭条件好,但是学习很差,不求上进,吊儿郎当,玩的倒是很前卫,浪荡公子哥样。不屑于和我们玩,嫌弃我们的游戏小儿科。魏携杨身体强壮,人高马大,年龄据说可以上高中了,至今仍然上初三,已经留过两级了,就是考不上。
 
  今天魏携杨一双锃明刷亮的皮鞋上面是一条牛仔裤,上衣塞到了牛仔裤中,夸张的腰带束着,由于之前的事情,上衣前半部分已经从牛仔裤中拉了出来,随意地附在身前,衣角上沾了一条干黄的玉米叶,随着微风左右晃动,煞是猥亵,我看着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平时我们背地里都管这个纨绔的、校长的、嚣张的儿子叫“猥亵样儿!“听着我们就禁不住一阵大笑,这个称呼也是挺契肯的称呼了!
 
  校长对他这个儿子也没有办法,据说校长想让魏携杨当兵去,但是魏携杨的母亲坚决不同意,独子吗,妈妈总是不舍得儿子远行。校长老婆很纵容魏携杨,而校长又是个怕老婆的人。校长之所以怕老婆,是因为他的老婆十分漂亮,十里八村都有名气的漂亮,还有一点是魏携杨的母亲要比他爹小十二岁。更重要的一点,据说校长老婆很彪悍,时不时我们可以看到校长脸上有几道血痕,校长说是被他家的猫抓的,其实我们都知道是被他老婆抓的,这是最重要的原因了吧!
 
  不管魏携杨如何,总之自从我遇到邱悦和魏携杨在玉米秸垛中恋爱后,邱悦就再也没有欺负过郝秋,邱悦的一群拥泵再也没有找过郝秋麻烦,这显然是邱悦受意的结果了。
 
  不管怎样,郝秋的校园生活再也没有受到过骚扰了,这对郝秋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事啊!虽然我们的座位调开了,但是我觉得我们两个人的心儿更近了,有种两颗心儿贴近,相互吸引相互摩擦的快乐感觉!心情大好的郝秋时常冲我微笑,有一次丢过来一个纸团“谢谢你,家亮!“她知道是我的功劳,虽然是无意撞见的!
 
  平静的学习生活是多么的幸福啊。这是我和郝秋最惬意的时光了,没有了邱悦及其党羽的骚扰,我和郝秋沉浸在快乐的学习中,郝秋的学习成绩也一次一次提高,已经达到了我们的预期,我的成绩也一直维持在全校乃至全乡前三名的高度。
 
  虽然有时候李老师看我们的眼神有些异样,但是在学习成绩面前,她还是没有什么可说的。再者我和郝秋在学校一直是努力学习的好学生呢!
 
  青春啊,你尽情地捉弄善良的人儿,让她的青春充满荆棘,让这本该美好的青春,变得满是伤痕,满是泪痕!
 
  在我和郝秋愉快的学习中,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要放寒假了,过了春节就是初三的最后一个学期了,是冲刺的关键时期,中考成绩的好坏,有时候就决定在这一个学期。
 
  因为寒假是农闲时期,我和郝秋做了约定,假期一定努力学习,不要辜负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时光。我们语气肯肯,真诚拳拳,眼神明亮,眼中充满对美好未来的渴望。
 
  开学的日子来临了,但是我的心情却跌入谷底,迟迟不见郝秋的身影。我急的像热锅里的蚂蚁一样,往班主任办公室跑了好几次,问郝秋怎么没有来上学。
 
  班主任很无奈:“我也不知道。”不过顿了一顿又说“中途辍学的可能性很大,我们学校里都是农村的孩子,特别是女生,随时都可能不来上学。”听了这些话,我的心凉透了,一股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不是说好了吗!成绩好起来了,心情也好起来了,学习也没有了打搅。本该是最幸福的时光,为什么不来了呢!”我在心底还幻想着:“可能这几天有事情耽搁了,没有来得及报名吧!”但是没有等来郝秋,郝秋是辍学了吧,我不情愿地想。不是说好的吗!我心里总是重复着说。
 
  郝秋的辍学对我打击很大,心情异常低落。不知道如何是好,每天感觉总像少了点什么,本该充满幸福的心儿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扎了,痛彻心扉。学习也提不起劲。我曾愤怒地找过邱悦,看到邱悦无辜又无奈的眼神,我知道邱悦是冤枉的,这和邱悦没有任何关系,我转眼看看其他同学,都是一副不知道的眼神。
 
  为何不辞而别呢?总要和我说一下的吧。我心痛地想,没有人给我答案,我只能一个人承受这没有郝秋的,最后的,一个学期。
 
  我这样的状况很危险,本来是学习成绩拔尖的学生,随着一天天消沉,成绩是直线下降。眼中没有了以往的光彩,心情没有了以往的愉悦!没有了往昔的欢快!我变得郁郁寡言,像极了行尸走肉。这是什么样一种感觉呢!当时我就叫她“失恋”,失去值得爱恋的人儿,失去值得恋惜的愉悦时光。
 
  班主任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很是着急,单独和我谈了多次甚至拍着桌子大骂都没有效果。眼看着成绩越来越差,而我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自此班主任每次看到我时都摇摇头,许是放弃了她的得意学生了吧!我心里想。
 
  伴着徐徐温暖的春风,我骑车下意识地又来到那个岔路口,还是一样的岔路,还是一样的下坡。不一样的是我和郝秋一起躺过的地方已经播种下小麦,小麦也已经高过脚脖了,有了一尺多高了吧,今年小麦一定会丰收的吧,我百无聊赖地想!不一样的还有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没有了郝秋的陪伴,我回头望着空落落的后座,心中像是被堵住一般难过。
 
  我望着那片长出大片绿油油地小麦的土地,但是心中却感觉还是那一样的铺满杂草的土地,还依然遗留着我和郝秋躺过的痕迹,在我心中慢慢清晰起来的痕迹。即使土地上庄稼再如何改变,依然改变不了我心中的印痕!我知道我陷入的太深,深的无法自拔,深的似无底深渊一样,陷入地使我头晕目眩。我就这样注视着那片土地,目不转睛,直到眼睛发涩。突然我恍惚地感觉有人注视着我,注视地那样热烈,那样地没有遮拦。
 
  是郝秋来了吗?我一个机灵转过头去寻找,只发现三五个玉米桔垛,结伴地附在地头儿,并没有任何人影!“张家亮,张家亮,你现在满脑子都是郝秋,有点神经过敏了吧!”我自嘲地苦笑。不对,这种被注视的感觉很熟悉,一定是郝秋,我确定郝秋一定在附近,猛然转过头去,虽然没有发现郝秋,但我确定她就在不远处的一个桔垛后边。
 
  “郝秋,我知道你来了,你为什么不出来?””我好想你!”我大声喊,声嘶力竭,无所顾忌,竭尽全力,把积蓄很久的悲伤尽情释放出来,这股悲伤的情绪立即蔓延开来,我能感觉到郝秋也很痛苦,一直苦苦忍受,苦苦挣扎!郝秋似乎要挣扎坚持到决绝的地步!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郝秋那么地决绝,没有一丝要解释的吗?我能明显感觉我的心儿有种碎裂般地疼痛,痛彻心扉,无法掩饰,无法言喻!
 
  我扔下自行车,飞也似地奔到玉米桔垛后查看,希望能够发现郝秋,向郝秋问个明白,问个清楚,寻找个理由。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我无力地疯了一样地寻找,但当我面对最后一个桔垛时,我犹豫了,颤颤抖抖不敢再去寻找,像是要面对洪水猛兽一样地畏惧!最终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呆呆地立在那里!
 
  我颤抖地大喊:“郝秋,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你如此对我!我都不会忘记你,我都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美好!”我满含眼泪,哭泣出声:“郝秋,我真的好想你!你知道吗?郝秋,我是真的爱上了你,爱上了你的清纯,爱上了你的真诚,爱上了你清澈透亮的眼睛,爱上了你的所有!”“我无法自拔,我废寝忘食,每时每刻都想和你在一起!”“你为何不能面对我解释清楚呢?”
 
  显得有些无力的我,盯视着面前的桔垛“这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说话了,虽然你不愿意见我!””我会把我们的所有事情暂时深埋在我的心底,我要好好学习了,我仍然追寻着我们当初的约定,好好学习,考高中,上大学!”“我希望大学毕业的时候,你还能够等着我,等我回来娶你!”我明显感觉一股悲伤的情绪在蔓延。
 
  我默默地等待着,很久,久的似乎是一个世纪,像等待着什么,等待着郝秋突然泪流满面地出现在我面前,扑到我的怀中放声哭泣!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一股悲伤的情绪。
 
  我整理一下衣服,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到自行车旁,扶起来慢慢地推着这辆曾经满载着我和郝秋幸福快乐的自行车,顺着乡间小道步履蹒跚地一步一步走着,与其说走,不如说是一步一步挪动着!步履艰难,双脚想灌了铅一样,沉重的很!
 
  我明显能够感觉到一个悲伤的人儿目送着我,双眼中满含着眼泪,激动地犹豫着,似乎要不顾一切地追来,但又忍住脚步,定定地站在那里,目送着心爱的人儿远去,异常伤心地默默哭泣。
 
  那一定是郝秋吧,我不敢转过头去。怕什么呢?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询问自己,是怕转头的瞬间身后没有郝秋的身影吗!那样我会更加崩溃,我承受不起这种折磨!
 
  青春啊,为何我是那么地痛苦,是温暖的阳光没有照射到我?是我不解风情辜负了她?还是青春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我却失去方向而错过了她的明媚?
 
  我和郝秋温暖的,满含幸福的,让人愉悦的,真诚的,没有一丝杂质的,干净透亮的青春恋情就这样戛然而止,无疾而终,结束的是那么突然,让我猝不及防,十分地狼狈!我知道我错过了郝秋,永远错过了她,我的青春恋人!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不顾母亲的唠叨,把自己摔在床上,蒙着被子一阵痛彻心扉地大哭,撕心裂肺地大哭,用被子捂着嘴巴发出悲痛的呜呜声!
 
  第二天照例早起上学,没有了郝秋的教室,我沉默寡言。从此我开始发奋学习,努力的程度超过以往,李老师很诧异,但是没有说什么。
 
  用她的话讲“我知道张家亮的痛苦!这种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够体会!”“好在没有耽误学业,这是最值得庆幸的了!”“张家亮还是我最得意的学生!”
 
  中考结束后,我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顺利进入高中学习!拿到通知书的那天,我又骑车来到那个路口。还是一样的感觉,但是没有了之前的悲伤,只是有点失落地望着我和郝秋躺过的土地,没有言语,只是默默望着!
 
  突然我愣住了,那里,就是那里,有人躺过的痕迹,没有被淹没,是郝秋吧,我想,也许是别个人凑巧而已!我很泄气,我的郝秋再也不会回来了,不知道那天郝秋有没有在意我说的话!
 
  “郝秋,我还追寻着我们的约定,我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等我大学毕业了,我还要回来娶你呢,不是吗?”自嘲地苦笑着躺到了那片被躺过的痕迹上。直到夜幕来临,我才骑车回家!
 
  青春啊,你总是在幸福的人儿快乐至极的时候,狠狠地把她摔在岁月的泥泞里!把他们的快乐无情剥夺,再对着伤口洒下无情的盐巴,让本该幸福快乐的人儿痛彻心扉!
 
  再见了,郝秋,我的青春恋人!我会追寻着我们的约定,考上大学的!我那天说过的话你会在意吗?我会回来的,当我回来的时候,你还能够等着我吗!
 
  不管以后的人生如何,我都坚信:生活总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
 
  郝秋最终没有见我,是郝秋深怕耽误我的学习吧!我无奈地想!还是想彻底从我的人生中走出去呢?但是不管怎样,郝秋,我的青春恋人,我希望你要勇敢一点,生活态度再乐观一些!
 
  致我的有美好,有愉悦,有欢乐,有欢笑,有痛苦,有伤痕,青涩的青春。
 
  致我最爱的,最深的青春恋人——郝秋!
青春原创精选
微信支付赞助韩历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