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护士情激 医生把女护弄得狂叫 值夜班的护士好骚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20-05-15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护士情激 医生把女护弄得狂叫 值夜班的护士好骚
 
  “师傅,要多久能到?病人撑不了太久。”
 
  医生拍了拍车厢与驾驶座之间的窗户,示意我可以出发了。我的双手已经有些抖了,不是因为害怕,天上几片黑云已经压下来了,等云承载不住雨的重量,雨落之时就一定是特大暴雨。
 
  这他妈可是郊区,地区医院离市二院急诊部有15公里!我的右脚狠狠踩在了油门上,发动机“嗡”的一声,二档下发动机的转数突破了三千转,车几乎是秒蹿出去。我直接跨过三档,踩离合挂上四档,继续死踩油门。我没时间了,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车速提到最高。
 
  “大夫,十二分钟能到!”
 
  我用吼出来的。车厢里的人虽然有所准备,但强大的惯性还是让车明显晃了一下。
 
  “师傅,稳点啊,车上还有病人。”
 
  小护士是卫校新来的,忍不住的的说了一句。医生没有说话,只是抓稳了之后又重重拍了下车厢与驾驶座之间的窗户。
 
  小护士不知道,其实干我们这行的都知道规矩。生死有命,死字有6笔,车难开,没希望尽快赶到急诊部,我们都会说十二分钟能到。
 
  一个急诊病人,医生救不活算一半,车开不到算一半。我和医生都没把握,所以是两个死,也就是十二分钟。
 
  所以,生命很残酷。
 
  开了3分钟后,天色黑得快比得上深夜了,暴雨顷刻间砸下,挡风玻璃被“啪!啪!”的打。我打开车灯,前方道路上有一辆私家车在慢悠悠的行驶,我疯狂的闪烁着远光灯。我不信他不把直行车道让出来,要是不真不让,我不介意大家一起去见上帝。
 
  我在赌,闹市区的私家车不会让救护车,那今天不让试试?
 
  私家车还是紧急变道让出了直行道给我,一眨眼的功夫就看不清私家车的样子了,轮胎溅起的水瞬间脏了两侧车窗。所以救护车都是被人讨厌的,毕竟救护车只管病人性命,不负责对私家车道歉。
 
  我漂了一眼仪表盘,指针所指示的数字已经显示我的车速已经超过120公里每小时!这条路限速70公里每小时,我只要保持当前的速度,再开3分钟就有可能抵达急诊部。
 
  6分钟和12分钟,我一个都不想要。
 
  我知道这个天气,再开快了,车可能会翻,但我继续踩油门加速,仪表盘指针已经到了130公里每小时。救护车不比轿车,轮胎会小一点,抓地力不足,车上坐了5号人,光是车上的医疗仪器设备就已经够我喝一壶的了。
 
  所以,我还在赌。我赌我能在车拐弯的时候,把车的平衡拉回来。这车已经到极限了,再加速就只能5个人集体去面见上帝了。
 
  我已经能看见医院那条路上的十字路口了,我拐进去就是急诊部了。我连踩刹车降低车速,方向打转,车子没有进入右拐车道,直接从直行车道顺时针逆弯进入十字路口。
 
  我明显感觉到了车子左侧的2个轮胎已经离地了,我狠狠的反拽方向盘,车子狠狠的往左边震了几次,紧跟着冲入了逆向车道。
 
  “我*你大爷!还要多久?病人已经室颤了!”
 
  “10秒!他妈的就10秒,准备停车,你们准备拉病床!”
 
  我在脑子里倒数10秒,如果10秒内我停不下车,那就只能一起死在医院急诊部门前了!
 
  万幸,车一停下,一堆穿白大褂的人早已经准备好推车,瞬时间就把病人推进去了。
 
  病人家属一脸煞白跟着进去,我最后跳下车,忍着腿酸,一瘸一拐的往急诊室走去。我就想看看,我送回来的病人能不能被救回来。
 
  我是市二院的救护车司机,老赵是急诊部的医生,小简是随行护士+医生助理。我们三就是急诊部的铁三角,我想了想,只要是我们三一起出车,病人最后都救回来了。
 
  可是我在抢救室外面等了近1个小时。我印象中老赵从来没有在抢救室待过这么长时间。
 
  在我发呆担心的时候,小简悄悄把我拽入角落。从她的脸色中,我大概读懂了事情的经过。老赵没能把人拉回来,小简想让我劝劝他。
 
  老赵从急诊室里出来,我看见他的眼睛里的血丝已经快要爆出来了。
 
  “喂,老赵,今天你就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要是还有出车,就换别人。”
 
  老赵听了这话,脸上的杀气已经快要实质化了。
 
  “你他妈的又不是医生,人就不回来又不是你的错,你他吗当然不懂了!”
 
  吼完,老赵直接把听诊器和记录本摔在了墙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懂,老赵已经情绪崩溃了。
 
  “小时候我爸让我当医生,因为医生能救人。可当我长大以后当了医生之后,才发现原来医生不是每个人都能救回来。”
 
  小简被老赵吓到了,赶忙把听诊器和记录本捡起来。我拍了拍老赵的肩膀,我知道这种情绪发泄出来就好,不然会成疯子的。
 
  “医生,我们知道你已经尽力了,谢谢你。”
 
  一声很没有音质的声音默默响起,假如不是吼完人足够安静,可能根本听不到。病人家属颤颤巍巍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深深的给老赵鞠了一躬。旁边的小护士们看了都捂着脸哭着走了,我这张老脸也快挂不住了……
 
  蟋~蟋~
 
  “喂,还有没有人啊!还有没有车啊?”
 
  “到底还有没有没出车的师傅啊?海港交桥中央发生了严重交通事故,需要一辆救护车前往!”
 
  我的对话机在此时响起了值班护士都声音,成功把气氛低迷尴尬的场景拉了回来。老赵悄悄顶了顶我胳膊肘,示意我考虑一下再回话。
 
  医院车队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我们每个救护车司机都被派出去了。我听得出值班护士的声音已经慌了,我心里不由得一紧,这车我还得出!
 
  “沪A86773收到!请确认事故发生地点,一辆救护车是否足够。”
 
  “啊,太好了!够的够的。请师傅尽快抵达事故发生地点,那里已经有警察和消防队在处理了。路上恐怕很堵……”
 
  我按掉对讲机,值班护士话太多,已经失去分寸了。我正准备往车间走,身边突然传来老赵的大嗓门。
 
  “老刘,等我!”
 
  “老赵你太累累,休息会儿,换个人。”
 
  “放屁!我是急诊部医生,我不可以谁可以?”
 
  老赵的眼睛重新变成了兔子眼。刚才那个病人的死亡已经在老赵的心里添了一份阴影,他胸口就堵着一口气。我懂老赵的感觉,我们开救护车的,这种事情经历多了。
 
  我没有把车先开回车间检查,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写出车记录。我在驾驶座上等了几十秒,老赵就带着随行护士上车了。我扭头看看车厢内情况,护士小简已经换成了护士长,一起带上来的仪器中还有便携式除颤仪。
 
  我知道,老赵这是准备拼命了。护士长年长,经验丰富,肯定是被老赵粗鲁的“绑架”上来的。
 
  “老刘,要多久能开到?”
 
  “大概五分钟吧。”
 
  “不行,太慢了!事故现场有警察和消防员,情况肯定很乱,我怕来不及。”
 
  “坐好!三分钟,就三分钟!到不了你烧了我祭天!”
 
  我今天已经出车7趟了,我剩下的精力只够再出一次车了。我咬咬牙,打起十二分精神,直觉告诉我,这会是一场难打的仗。
 
  我没打开导航,直接拉响警笛,把大喇叭开关打开。我想好了,此次路途,佛挡杀佛,魔挡屠魔!海港桥我太清楚了,每天至少开个两三次。桥宽15米左右,车流大,值班护士让我去桥上接人,那说明桥没有被封。
 
  车开出去1分钟,我把驾驶室左侧的玻璃摇下去,远远就听到了桥上的杂音。我大致看了眼情况,一句MMP忍不住骂了出去。
 
  “老刘,什么情况?”
 
  “你们坐好了!我要逆向行驶上桥了!”
 
  该死,事故发生在顺车道上,警察拦住了顺车道,我只能冲进逆向车道。我打开大喇叭的开关,另一边咬牙看清前面闯过来的车。
 
  “你们丫的还有没有人性啊!救护车你们都不让?赶紧让开,我谢谢你祖宗!”
 
  大喇叭骂人都声音特难听,但很有效。我左拉又拐,用见缝插针的方法把车插到了消防车后面。
 
  我停稳车后,车厢里面的老赵红着眼就拉着推硻n逑蛄司於牙铩N掖永险园抢牡缆防锟辞宄饲榭觥护士情激医生把女护弄得狂叫值夜班的护士好骚
谢谢你曾来过青春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