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闹够了青春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4-01-21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偶尔替你分担你的伤口,把我的肩膀借给你当枕头,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当程景诺唱起这首歌时,我不由地跟着哼了起来。

  夜空把这座城市的霓虹灯映衬的更加美好,寂静无人的郊区与远处的闹市形成鲜明对比,街道旁只听见这清晰动人的歌声,空气似乎越发清冷了。

  我瑟瑟地站在花坛沿上走着直线,程景诺伸出一只手牵住我已冻得发青的手掌,嘴中不停地哼着歌,好似要为我排除寂寥。

  “你怎么了?”程景诺忽然停了下来,死死地盯住我的脸颊。

  “怎么哭了?”他不见我回答,便抽出他放在口袋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擦拭我的眼泪。

  “这首歌是他最喜欢的。”我拼命眨了眨眼睛要把眼泪统统逼回去,可是却越流越多,只好把视线转向夜空。

  程景诺一言不发,夜幕把他的表情掩藏得很好。

  “腾子馨!六年了!到现在你还没忘记他!”程景诺忽然对着我大喊起来,双手差点把我从花坛上晃翻下来。

  是啊,六年了呢,为什么你还没从我的脑海中消去。

  那一年,冰天雪地。我放弃了外出打工的想法窝在家里玩电脑。从初二便开始玩的炫舞,到现在我仍玩的不亦乐乎,已上高二的我丢掉学业的种种烦恼,把自己浸泡在游戏世界中。

  如果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转区会是那样的结局,我是断然不会闲着没事去转区的。

  那次寒假,炫舞开了两个新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两个区名深深地吸引了我,以至于让从来不转区的我萌生了转区的念头。进入执子之手,便是我另一个游戏人生的开启,也是我人生的转折。那个名叫蒋卓的人开始进入到我的生命。可能是命中注定我到执子之手就是要遇见他、认识他,要不然我这个从来独来独往的人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进了一个舞团。他是我的团长。他不爱说话,但开始总让我感觉亲切。夜羽是他的朋友,从原区一起转过来的。我进入执子之手便认识了他们,并很快与夜羽成为了好闺蜜。

  我记得,从第一次认识蒋卓开始,便好像被磁石吸住了似的,目光总是跟随着他。从前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我,也信了!我因为蒋卓这个网上认识的人甩掉了当时的男朋友。那个晚上让我真正领略了什么叫撕心裂肺。蒋卓与一个女人在炫舞上结了婚,虽然他们是哥们,但我还是忍不住内心小宇宙的爆发,在群里折腾了一番。我曾痛苦且认真地对蒋卓说“我喜欢你”,却换来了“才认识不到几天,你喜欢我什么”这样的质问。

  对啊,我喜欢你什么呢?是你对兄弟的忠诚义气,还是对处事的冷静果断,又或是对女人的断情绝爱呢?除了你这个人叫蒋卓,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忽然发现除了一个简短的扣扣号码,维系着我们之间的联系又有什么呢,就连你人我都没见过,只是每天用键盘敲打着苍白无力的文字,表达着我们每天的喜怒哀乐。

  “小诺,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我的泪已被稀薄的空气风干,眼睛紧盯着程景诺,却好似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记得!腾子馨……”

  “叫我馨子!就今晚好不好?今晚让我们回到六年前那段时光,今晚过后让它彻底消失……”我打断了程景诺对我的称呼,表情有些凄凉。

  “好!”程景诺抚了抚我的发间,思绪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那年二月底,我被CC那丫头从广东区拉到执子之手,CC那丫头你还记得吧?你媳妇儿!”

  “后来认识了你……那时的你,单纯善良,活泼又犯二,团里的人都很喜欢你,你就是个活宝。偏偏你这个笨丫头喜欢那个冷酷无情的团长,你总是故意拿我气他,逼他吃醋。到后来,竟吵嚷着跟我在与子偕老结了婚。”程景诺无奈地笑了笑,“可是终是你一厢情愿呢……”

  对呢,一直便是我一厢情愿呢,无数次的告白统统被委婉拒绝,一次次的对话犹如刀片在一刀刀凌迟着我的心脏,至今仍能回忆起从前坐在电脑旁捂住嘴角抽泣的样子,那时肩膀都因为心的疼痛而默默颤抖着。

  曾有一次差点分裂的吵架,只是因为我在炫舞中与一个男的谈结婚,却惹得他退出房间,还在群里公然说我自来熟。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人际关系这方面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也是可以唯一一种能帮到他的东西,却被他毫不留情的践踏。当他无声中向我道歉时,我却傻傻地没看到,那个他给我点的歌,上面附加了信息—— 对不起!我却只看到了歌名“闹够了没有”,一时气愤跟他解除了家族。

  “在你离开团以后的日子里,你好像离不开我,每次我在你都会第一时间来找我,我们默默地坐在房间里,我当免费观众听你唱歌……”一丝微笑显露在程景诺的脸上,好像那段时光曾像彩虹一样五颜六色。

  “馨子,你知道吗?他对CC是特别的。”程景诺望着神游太空的我,不由地又拉住我冰凉的手。

  “我知道。”

  我当然知道他对我媳妇儿是特别的,我的死党幕幕也曾告诉我,他对CC是特别疼爱的,就像哥哥对妹妹那样可是我对这一直有着质疑。我曾无数次向蒋卓甩视频或要照片,他无论如何也不给我,这也是我离开后唯一的遗憾。而这个遗憾在我媳妇儿那却从不曾有过,因为她告诉我,蒋卓曾给过她照片……

  “馨子,其实……没有他你才会快乐!”程景诺忽然把我从花坛上拉下来,紧紧地按住我的肩膀,“有他,你的世界只有眼泪。”

  “夜羽曾对我说,想要快乐却只是奢侈。”

  我跟羽在一次通宵中安静地坐过一个晚上。那晚,是我们最后一次在游戏中互吐心事。那时候,蒋卓卖掉了原区西南一的炫舞号,曾与他在西南一相识的夜羽格外伤心。一首“给我一个理由忘记”在我们房中单曲播放了一个晚上,我们却都不曾孤独。她曾问过我:

  ——馨子,你爱我吗?

  ——爱!

  “不要再提到她了,她早就离开了。”程景诺小心翼翼地注意着我脸上的表情,感受到周身气氛的不平静。

  “离开的都不是爱我的人……”羽,这句话还是你曾经对我说的,现在,还给你。

  一个人的离开并不值得难过,令人难过的是,一个人告诉你离开的都不是爱你的人,却亲自用离开验证了他曾说的话。

  “你还有我,我不会离开你。”程景诺信誓旦旦地说,好似在下保证。

  程景诺,遇见你我很幸运。谢谢你穿过网络这个界限千里迢迢来看我。

  我的耳边似乎飘过一串串曾记忆深刻的话语:

  馨子,遇见你我很幸运。

  玩游戏不就是为了开心,既然不开心,那你还玩它干吗?

  你难过又是为什么?还不是你老是胡思乱想自己折磨自己。

  开心就好。

  随你讨厌!

  女人真麻烦!

  我再说一遍,我不希望你离开,事不过三!

  我听到一句句蒋卓曾说过的话在我耳边回荡,好像要从我脑海中钻出来,被风吹散……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会不会不习惯吗?

  ——你干吗突然说这么肉麻的话?

  ——……

  ——也许吧!也许会!

  “小诺!”我扬起笑脸,反手拉住程景诺。

  “恩?”程景诺似乎被吓了一跳,目光奇怪地看着我。

  “嗯……你还记得我们曾经的约定嘛?”

  “什么约定?”迷茫。

  “哎呀!笨蛋!七年!七年!”

  七年之后,你若未娶,我也未嫁,我们俩凑合凑合算了。

  “七年……啊!我知道了!”

  “现在几年了?”我转过身调皮地掰着手指头。

  “六年了。”

  “哦,那还有一年,哈哈!”我欢笑着从他身边跑掉。

  “喂,只有一年了,忽略好不好?”远远地听到程景诺追来的声音,“腾子馨!你给我站住!”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所以不会有分开的理由,只是偶尔会问我自己闹够了没有。

  ——闹够了没有。

  ——够了。

  全剧终。

  这是根据我的亲身经历改编的微小说,我是一个炫舞迷,2013年的这个时候我经历了这些事,我在试着忘记一个人,脑海里的影子却越刻越深。这些天,我又发现他回来了。但那又怎样,始终隔着一扇墙。

  一个人,一些事,一个游戏,人生如戏,也入戏。

青春原创精选
微信支付赞助韩历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上一篇:一个孝女的自述 下一篇:年夜饭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