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精美文章 > 读者文摘 >

时过境迁仍是感动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4-04-12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闲暇之余,坐在窗口边凝望,在阳光下,在清风里,他在离我五十多米的处,背对着我坐的地方弯下腰注视着那条生产流水线,看着那流水线上的物质走向开始正常,生产也比较正常了,他回转身向我坐的屋子走来,转眸间就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我在暗暗惊叹他的速度的同时,我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就像武侠小说中说的那样,“飘”到我面前来的。

       屋子里已经坐了几个人了,看见他的到来,大家纷纷给他让座位。话匣子打开聊起了旅游,讲各地方的风土人情和见闻时,有人说起了水蛭,他突然问我们见过树上长的水蛭没有?“树上长的水蛭”,很多书里曾经介绍过,我知道那种动物比江南这里的水蛭要大,但究竟大到何种程度,我不知道。他告诉我们,那种树上长的水蛭最小的都有一尺多长,一只只像一束束面条似地挂在树上,如橡皮筋一样弹性很大,可以拉伸至一米多长。人从树下走过可以将头上的头盔给吸起来,若不小心让这种东西粘到皮肤上,它们会乘机咬破皮肤将头尾两个吸盘钻进人的肌肤里,不用刀子挖下一小块肉就没法将它们甩开。我好奇地问他,怎么玩到那种有这样可怕生物的地方去了,他说,他不是去玩,他是当兵时在那地方,他,曾经是自卫还击战中老山前线的一名侦察兵。

       “ 侦察兵耶!”有人兴奋地喊起来,我曾经听说这种人智勇双全,在电视里看过关于他们的片段,我以为那是传说,毕竟,我们群人中除他以外都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出生的,在我们认知的时代是“安全第一预防为主,以人为本”的现状,总以为世界上所有事情不需要那样以生命去实现,他们是人不是神,英勇机智是有的,但不至于像电视里的那些特写镜头那样神乎其神吧,在恶劣的环境中一潜伏就是几天,或是在炮火中冒着枪林弹雨摸进敌人的营地做任务,在丛林里为生存和野兽搏杀,这样的场景我一直有些怀疑的,总以为那只是需要宣传才被媒体炒成那样的。不知是谁问了一句,当年所处的环境真的是象电视里描叙的那样吗?他点头,开始对我们娓娓道来,那刚毅的眼神,像是进入遥远的回忆中。

        他说,他是高二时从学校考到部队去当侦察兵的,当年,整个他所在的城市那个地区只有两个人考取了侦察兵,带着那份骄傲的心情,经过一段时间严格的训练他们被派遣到老山前线,分配到各个营地。他和几个队友一起是坐直升飞机去营地的,飞机起飞时,他觉得他上下身就象脱了节,小腹有种往下坠的,飞机降落时,他觉得上下身又突然不是坐在了座位上,整个人就像在直接下坠,然后,到达目的地了,他和战友们就留在一个山顶上的营地里开始了他们艰苦而又危险的侦察兵作战生涯。

        这里,面对的是一片茫茫原始森林,这片在中越边境的原始森林里,不但住着中国的瑶族、汉族、壮族等这些民族的中国人,更住满了越南人和及那些不懂人类文明用语还停留在原始社会阶段的土著人,那个时候,在这里货币并不是商品流动的主要交换代价物,穷苦的当地人大多数都以物易物来维系着赶集和世贸交易。他对我们说,就是在这片茫茫丛林里,有着当年以中国为敌的越南人时刻虎视眈眈地拿着枪对着他们,也有着土人用沾满毒的箭羽随时对着他们,更有丛林里的野兽和蟒蛇等着他们随时可以果腹。细细的蚊蝇可以穿透蚊帐直接将病菌传染给他们,还有密林里的那些瘴气,都随时可以在片刻之间让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消失。在这里生活后,每日里,每人身体裸露在外面的部分必须涂上一种药材,以防止毒虫和挂在树上的水蛭。头发必须用泥浆给糊满,粘成一块块的土片子,才能防止水蛭和毒虫的侵害。

       他问我们,谁见过面盆粗的蟒蛇没有,我们反过来问他,您见过吗?他说,他见过三次,他给我们讲那三次见到那种大蟒蛇的经过。他的侦察兵作战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九月里的南诏不是秋天,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透出来,照亮一片人工走出来的小路。这他第一次在完成任务回营途中,低着头,感觉到有些轻松,剩下的心情只是想早些回到营地里。走到一块山石下,冷不防有人从山石上跳下来,从背后抱住了他,他以为是敌人的探子,猛地一侧身将那人摔到地上,那人倒地的一刻用汉语开口,看着那人穿着一身少数民族的衣服,他才知道是当地少数民族的人,他很吃惊问那人为什么这样做,那人用生硬的普通话告诉他,说自己需要钱说家里有困难,他听到这里毫不犹豫地把自己身上仅有的十几元钱给了那人,那人感激地向他作个揖,转身要走,临走时不忘提醒他,前面可能会遇到蛇,让他乘天黑之前赶快走。他笑笑没在意,继续向前走着,将近半小时后,突然看见前方近十米远的地方,一条比碗口粗比面盆细不了多少的蟒蛇,正昂着头吐着血红的信子直直地对着他。跑是跑不过的,他深知道自己的速度绝对跑不过这条丛林里的霸王。

       有经验的老兵曾经告诉他,与蛇相遇时,千万不要乱动,蛇的视力不行可听力和触感很灵敏,如果,他一动蛇就会马上知道他的方位在哪里,会一口吞下他。手扶着腰间的匕首,手心里全是汗,这里,离营地还有些路,离敌营却不远,不能开枪,开枪了就回很容易惊动敌人,就算开枪也不能把那蛇给一枪打死,他不甘心,刚做任务从战场上下来,没死敌手,却给蛇吃了,这对于他来说,他觉得那是一种侮辱,更有些窝囊。他想,你想吃我,我也没那么好吃,我就给你一刀。人蛇对视一个多小时后,天渐渐快黑了,丛林里阳光也开始消失,蛇这才缓缓地向后退去,但退到一半时又不动了,挡着他前进的路不走。这个时候他脱下自己的帽子,一抬手向另一个方向扔去,听到风声的蛇刹那间突然将身子一摆,追着风声向帽子追去。趁蛇去追帽子,他撒腿就跑,一口气跑了六七里路,快到营地时,他浑身的神经倾刻间放松了下来,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半天居然爬不起来。那是他第一次遇到蟒蛇。
 
      他说,他第二次遇到蟒蛇的时候,是同几个战友在晚上坐在营地外的地上聊天,月色下他们抽着烟,不知不觉的就将烟头按到地面上准备熄灭,就着这时,他们几个人同时感觉到地面动了起来,几人反应很快,同时一下子跳了起来掏出了枪,之间一条大蛇的身子在地上缓缓的向前而去,那条大蛇没看到头,只看到身体在他们坐的地方移动,他们座的地方原本是一条沟,这条蛇居然用粗壮的身体填满了整条沟。回到营地,在茫茫的老山前线,就算是没有敌人和没有任务的情况下,也同样是危机四伏。

       执行任务很多时候是必须深入敌营的,他在敌营里也遇见过大蛇,那是第三次遇见大蛇。他说,那天夜里,他们几个穿着迷彩服,戴着植物编织趁的草环借着朦胧的月光出发了。这项任务,营里派了四个人去,他们在营里都没名字的,用代号来代替名字,第一个进入营地的那个人不小心触动了埋在土里的地雷,当时就没起来了,雷声一响,他们几个人都不敢再动,在原地猫着等着看动静,敌方听见响声过来巡查,眼见得就要到他们所在的地方了,这时,我方部队打响了炮声来掩护他们,他在原地数着,一只数到八声炮响才停。敌人在周围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就走开了。敌人一走,他们又继续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向前匍匐前进。前面两同伴离他有一百米的距离后,他正要过去,突然看见前方有两盏绿森森的灯笼,离他越来越近,他正诧异地猜想着那是什么的时候,那东西在离他只有二十米的地方停下了,月光下他看清了,这是一条面盆粗的蟒蛇,他睁着一双眼心想,这回完了,只有干等着给蛇吃了。这个时候是不能和蛇搏斗的,不管是掏枪或不掏枪,都会被发现。那蛇停了会儿突然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万幸,他又逃过了一劫。

      听他讲叙,我们的思绪仿佛走进了那茫茫的丛林,就像在看他在那现场一样,心也跟着他紧张着,许久没做声。不知是谁又白痴地问了一句,“你杀过人没有?”他听到这话吸着烟点了一下头,算是认了。我知道,他也不愿手染鲜血,其实,他很善良。他又继续给我们讲故事,从怎么去巧袭敌营到怎么和敌人搏斗,其中的精彩,比电视里放的那些画面更惊心动魄。

      他说,那年,越南骚扰边境后,盘踞在一个小镇里,他和三位幸存的战友一起进入了小镇里,任务已经提前完成,接应的人还没到,想回去却还不是时候,也没机会,这时,他们发现敌人有些异常的举动,打算留下来继续观察一下,等接应的时间和机会到了就走。打扮成当地人的样子,穿着绿色植物编织的衣物和帽子混在人群里注视着敌人一举一动。这时,同伴中有人从兜里拿出了一支香烟正要点着时,他一看暗叫声“不好”,急忙飞快的向回营的路跑去,其他另外两个不远处的战友,看到他跑也突然警觉起来也跳起来向另外一方跑。他告诉我们,他们在营里时,很多人都用纸卷着烟丝抽烟,出门时,大家都是带着一包烟丝出门的,在当地不论是当地中国人还是越南人都是用纸卷着烟丝抽烟,而香烟只有中国内地很少的一部分流到了边境。他这一抽烟就暴露了,越南人就会封锁出口,情况就很糟了。我问他是怎么脱险的,他咳了一声继续又讲着他的故事,他说,他在前面跑,后面人家的子弹就撵着脚跟落到脚边的地面上,跑到一处悬崖边,前面已经无路,后面是追兵,子弹在耳边擦过,几十支枪口对准了他,准备抓活口,他心一横纵身跳下了悬崖。在跳崖的那一刻他心是清醒的,下落的过程中不断地伸手去抓悬崖边的枯藤或树枝减缓着下降的坠落,很有幸,他落到水中央,被在哪里守候的军医和接应人员救起。

       听到这里,我们心情终于随着他放松了下来,他讲完这些,我们沉默了,想起了电视上那老山前线前线自卫还击战时的片段。三十年过去了,当年,那里单纯的少年还不足二十岁,如今也成了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岁月的沧桑,让他们在那个时代的精彩永远定格在人们的记忆里,原来,生命是如此脆弱,原来,我们今天享有的和平,是这些曾经年轻的生命,用他们的身体,用他们的青春用他们的热血给换来的。那机智勇敢深入虎穴的画面,那一幕幕出生入死在炮火中创造的奇迹,不是动作片特写,是真实的,不是传奇,是历史,是中国侦察兵,中国军人真实而又不为人知的一幕。不是传说,胜过传说。

      也许,他不说,我永远不会想象到他们曾艰难地坚守在这片热土里,他们所处的环境有多么艰苦和恶劣,他们是用怎样的素质和毅力去完成他们的使命,和平年代,我们今天坐在这阳光下,当那一群群白鸽飞翔天空的时候,而他们这些年轻的生命又是如何在前方用他们的生命为这片热土铺上一片平坦的大路,时过境迁,英雄们还在,笑容还在,感动着我们,感动中国,尊重依旧。

青春原创精选
微信支付赞助韩历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