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文章 > 短篇小说 >

吃大胸寡妇的奶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20-11-18 阅读:
广强读书圈

  吃大胸寡妇的奶
 
  秦梅是个大美女,脸蛋白皙光滑,五官完美精致,身材更是没的说,胸前两团饱满沉甸甸的挂着。
 
  偏偏她也是个很悲惨的女人,才三十来岁,正是味道十足还如狼似虎的少妇年纪,老公却出了事儿,变成了植物人。
 
  秦梅倒是也忠贞,每天都守着自己的老公。
 
  她的公爹刘江看的是既高兴又担心。
 
  高兴的是这儿媳妇没有离开,担心的则是自己家可能要绝后。
 
  刘家三代单传,到了他这一代,更是老婆早早就去世了,只留下这么一个儿子。
 
  愁归愁,却没有任何办法,时间一长,他就开始动歪心思了,竟产生了一个荒谬的念头。
 
  儿子不行,不如就由他来代劳,反正都是刘家的种。
 
  这心思一动,刘江每天看着儿媳妇的眼神都不对了,充满了渴望和冲动,心里也越发惦记着想搞这个儿媳妇。
 
  这天,秦梅给植物人老公擦身体,刚好洗到了下身那里。
 
  她望着昏迷不醒的老公,还有他胯下那根软趴趴的毛毛虫,不禁幽幽叹息一声,眼神满是哀怨。
 
  刘江推门进来,全然不顾自己儿媳妇只穿着简单的睡裙,道:“梅梅,我有事儿跟你说。”
 
  秦梅吓了一跳,她正跪趴在床上,那超短的睡裙根本遮盖不住她的屁股,两瓣雪白圆润的肥臀,恐怕已经被公爹看光了!
 
  她很是羞耻,红着脸低下头,略带埋怨的说道:“爸,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刘江看着儿媳妇那性感火辣的娇躯,心中越发的痒痒了:“这是咱们自己家,有什么好敲门的,难道你还能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成?”
 
  秦梅低下头,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跟公爹说才好。
 
  而刘江却是大步走过来,将手放在秦梅雪白纤细的肩膀上轻轻抚摸:“梅梅,别怪爸说话难听,你这个年纪正是女人最饥渴的时候,我也是担心你做出什么对不起我刘家的事情。”
 
  听到这话,秦梅的脸烫红,羞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爸,您瞎说什么呢,我可是你儿媳妇。”
 
  “别装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也是过来人,会不懂你的心思?再说,若是你真的一点想法也没有,怎么会对我儿子做这种事情?”
 
  秦梅见到自己老公的下身还在外面,连忙给盖上,羞耻道:“我……我这是帮他洗洗呢……”
 
  “洗洗?”
 
  刘江似乎有些生气,抓住秦梅的手臂,猛地将她拉了起来。
 
  秦梅没控制好身体,直接被拽到了公爹刘江的身上,柔软的娇躯和他紧紧贴着,尤其是胸前那两团雪白,更是紧紧压着公爹的胸口,都成肉饼子了。
 
  “爸,你干什么!”
 
  秦梅惊叫一声,感觉到公爹的手正放在自己的柳腰上。
 
  刘江却指着她刚才坐过的地方:“你帮我儿子洗,怎么你坐的地方床单都湿了?还要我掀起你的裙子来检查一下吗?
 
  “不,爸……”
 
  秦梅只觉得脸上烫红,慌乱的推开自己公爹,死死捂住自己的裙子,解释道:“我……我……”
 
  “行了,我也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你这么年轻,有想法也正常,但我只求你别被人搞大了肚子,乱了我刘家的血脉行吗?”
 
  刘江忽然叹息一声,松开了秦梅。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他这样子,让秦梅觉得心酸,甚至还有一丝愧疚:“爸,其实我也知道你们刘家三代单传,若是我真的离开你儿子,恐怕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可是这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就是想要帮忙传宗接代,也没办法啊!”
 
  刘江听到这话,心中大喜,装作很惆怅的坐在床上:“梅梅,其实我也没有啥大愿望,就是想有个自家的孩子,若是你能满足爸这个心愿的话,我愿意把这个房子和家里的钱都给你!”
 
  秦梅有些生气:“爸,您觉得我留下是贪图您的房子吗?我是觉得您一个人撑不下去,想多陪陪您,若是有办法给刘家延续血脉,我肯定配合!”
 
  刘江大喜过望:“真的?那我想让你帮我生个孩子!”
 
  秦梅一愣,随后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爸,你瞎说什么,我……我可是你儿媳妇啊……”
 
  刘江已经顾不上这些了,直接上前一步抱住了儿媳妇。
 
  用手抓住秦梅的肥臀,看着怀中娇羞惊慌的美艳儿媳妇,他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好儿媳妇,我知道其实你也很想要对不对,其实我只是想要传宗接代,你让我弄一次,只要你怀孕了,我保证不再碰你!”
 
  “不……不行……”
 
  刘江见她还是不从,粗暴的将她身上的睡衣扯下来,露出那具白花花的性感娇躯。
 
  秦梅惊叫一声,抱住胸口,同时捂住两腿之间的敏感地带。
 
  但她的胸实在是太大,那两团饱满根本遮盖不住,反而被双臂一挤,更显得硕大饱满,那种粉嫩,看的刘江不停舔嘴唇,想要含进嘴里尝尝那东西的味道。
 
  刘江眼神往下看,滑过秦梅平坦的小腹,死死盯着她的两腿之间。
 
  秦梅的身材高挑,洁白双腿也很长,虽然夹得很紧,手也挡住了下面那早已湿漉漉的地方,但还是有一些春光从她手掌的缝隙中乍现了出来。
 
  见到刘江贪婪的盯着自己,秦梅想逃又无处可去,只能哀求道:“爸,你别看了,我是你儿媳妇啊,而且你儿子就在旁边啊!”
 
  刘江好像一头发情的老公牛,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说道:“儿媳妇,我只想给我刘家传宗接待,我保证,就这一次!”
 
  说着,他不顾秦梅的反抗,直接扑了过去,将秦梅压在了床上,就在他儿子的身边,将儿媳妇的一双玉腿强行分开。
 
  秦梅果然已经动情,刘江能看到那肆意横流的水渍,早已经流淌到了她的大腿上,将雪白的大腿弄得亮晶晶的,散发出诱惑的味道。
 
  这女人的身体,可不像她嘴上那么抗拒,甚至有些妥协,毕竟她也是个如狼似虎的女人
 
  刘江深吸一口气,激动的说道:“梅梅,我就知道你也想要了,不如我替我儿子满足你一次,省的你出去找其他男人!”
 
  秦梅被公爹盯着下面,羞耻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哀怨的哭诉道:“爸,你不要看了,咱们不能这样啊!”
 
  刘江却不管,扒开秦梅的手,想尝尝她的滋味。
 
  可是这女人双手死死捂着下面,气得刘江将她的一双腿扛在肩膀上,然后往上一压,趴在了她的胸口。
 
  秦梅的双腿被举过头顶,整个人都折叠起来,这姿势让她有些痛苦,但更多的还是羞耻,她不停的流着泪:“爸,不要……啊……”
 
  哀求变成了呻吟,秦梅娇躯猛然紧绷,她低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公爹已然将她的顶翘的前端含到了嘴巴里。
 
  刘江抱住秦梅的一团饱满,又大又软,而且皮肤光滑弹嫩,他兴奋的揉搓着,只见那饱满的柔软就好像一个大面团,在他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
 
  同时他的嘴里也含着,用舌头不断的拨弄刺激,明显能感觉到上面的褶皱,而且还在不断变大,慢慢硬了起来。
 
  刘江轻轻用牙咬住那里,还没有发力,秦梅就扛不住了,张开小嘴急促的哀求:“不要……哦……好疼……爸……你看看你儿子啊……他就在咱们旁边……咱们怎么能做这种事……呜呜呜……”
 
  “乖儿媳妇,没事儿的,我儿子不会怪咱们,我这是在帮刘家传宗接代呢!”
 
  刘江抓住秦梅的两团柔软疯狂揉搓,看着自己儿媳妇哭泣的时候也那么美,下面那地方,反应更加剧烈了许多。
 
  他迫不及待的将裤子脱下来,然后对着儿媳妇的两腿间一阵乱顶,着急的想要进去。
 
  但秦梅对他很抗拒,手一直捂着那里,被他顶了两下弄得有些疼,下意识的抓住了那作恶的大家伙。
 
  好大!
 
  秦梅惊了,整个人都是一颤。
 
  她见过老公的那个部位,也尝试过被弄进去的滋味,可无论是尺寸还是硬度,完全不是自己公爹的对手!
 
  此时她必须双手才能抓住那大家伙,而且那东西滚烫的就像是一根烧红的烙铁,上面青筋暴起,摸上去很是狰狞!
 
  秦梅到底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三十多岁欲求不满的女人,本来反抗强烈的她,摸到公爹的那个地方,瞬间心脏狂跳,娇躯软如面条。
 
  而且她很羞耻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不停的痉挛,似乎是期待着这个大家伙进去,甚至水流不停,滴落到了床上,屁股下面的床单早已经湿了一大片。
 
  不由得,秦梅轻轻扭动着肥臀,甚至一双小手也无意识的抚弄着公爹的那里。
 
  当然,她更想的还是让男人进入自己空虚的下面。
 
  刘江没想到儿媳妇表面那么抗拒,实际上也是个骚货!
 
  而且这女人的小手摸和自己弄就是不一样,那冰凉却又柔嫩的小手掌,给刘江带来了强烈的刺激,眼睛瞪得老大,仿佛一头老公狗一样,压在儿媳妇身上,气喘吁吁说道:“乖儿媳,别着急,我这就让你知道做我刘家的女人有多舒坦!”
 
  秦梅双手还在抓着男人的那里,但她的两只小手都不能完全抓住,所以刘江顶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好几年没被滋润的神秘地带,终于迎来了第一个访客,粗暴的就闯了进来…
 
  “啊……”
 
  秦梅哀鸣一声,没想到自己公爹这么大,自己明明不是什么黄花闺女,竟然也撑不住,下面被撑得要裂开了一样。
 
  而且这还是因为她拼命阻止着公爹的全部进入,只能进去一个头部,否则她会更加痛苦()。
 
  秦梅慌了,她害怕自己今天会被公爹干死在床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公爹,访客也连带着被拔了出来。
 
  但从那里离开的时候,竟然发出‘啵’的一声,足可见刚才有多么严丝合缝。
 
  刘江本来就在床边,被推开的时候直接摔在地上,那个部位直直的朝天竖着。
 
  秦梅第一次看清自己公爹狰狞的大家伙,顿时面红耳赤,心中更慌。
 
  她在想自己婆婆怎么承受的了这东西,连忙光着屁股进了浴室。
 
  坐在浴缸边缘,惊尤未定的拍打着胸口,羞臊的想着刚才自己竟然和公爹差点弄了那事儿,而且还是在老公的床上!
 
  她觉得自己很下贱,也很放浪,可想着想着,又不自觉的想到公爹那根大家伙,她红着脸低头看了一眼。
 
  只见刚才被公爹撑开的地方,因为没有异物了,正在一点点的合拢恢复,重新关上了大门。
 
  秦梅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空虚,她竟是怀念起刚才公公在里面的感觉,那饱涨十足的快乐,让她心跳加速,下面又开始流水。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想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秦梅心中暗骂自己太放浪,可下身的空虚又一阵阵冲击着她的心灵,伸手去拿花洒,想要用凉水冷静一下。
 
  谁想到一不小心,竟然滑倒在了浴缸里。
 
  “啊。”
 
  外面正等着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媳妇解释的刘江,听到动静赶忙跑过来:“梅梅,你怎么了?”
 
  说着,刘江就来开门,却发现门锁着。
 
  秦梅听到公爹的询问,红着脸不想开口,她要怎么说?
 
  难道说自己发情了,想要冲澡,一不小心摔倒了?
 
  刘江听到浴室里没动静,吓坏了,一脚将门踹开,跑进浴室一看,发现自己儿媳妇正躺在浴缸里,一双玉腿却耷拉在外面,微微分开,可以清晰的看见儿媳妇那湿的不像样子的地方。
 
  “梅梅,你这是干嘛呢?
 
  秦梅耳根子都红了,拼命的想要爬起来,可浴缸滑的很,竟然没站起来,只能哭着说道:“爸,你别看……求你别看了……”
 
  刘江板着脸:“我这不是担心你出事儿吗!”
 
  秦梅哭诉:“我知道,可是……您能不能给我个浴巾啊。”
 
  刘江装作没听到,关心的问道:“你没摔伤吧?”
 
  不问还好,秦梅听到公爹的话,还真感觉尾椎有些疼痛:“爸,我摔到尾椎了。”
 
  “什么?那可不是小事儿,当初我儿子不就是伤到尾椎才植物人的吗!”
 
  刘江大吃一惊,立刻跑过去将秦梅抱起来。
 
  秦梅也吓坏了,她可不想变成植物人,慌忙说道:“爸,咱们去医院吧?”
 
  刘江不吭声,抱着秦梅来到客厅,将她放在沙发上,让她跪趴在沙发上,姿势好像是一只小母狗,屁股高高的撅着,双腿也分开,两个洞都清晰可见。
 
  这羞耻的姿势让秦梅抬不起头,颤声问道:“爸,你这是做什么啊……”
 
  “你不懂,之前医生说我儿子摔伤之后,这个姿势尾椎就不会伤的那么严重,也不会变成植物人,不信你现在感觉一下,是不是不疼了?”。
 
  秦梅哪里懂这个,动了一下,好像屁股真的没那么疼了。
 
  她松了口气,刚想说话,却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抓住,正在缓缓的揉搓。
 
  顿时,她娇躯一颤,紧张的回头,却发现公爹正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的下半身,甚至他的大手还肆无忌惮的将自己的屁股分开。
 
  秦梅能感觉到男人灼热的视线,正在自己最敏感的地方上扫视,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遮掩,却控制不住里面流出更多的……
 
  她哭诉道:“不要,爸……求你别看了……”
 
  “梅梅别怕,爸跟医生学过几手按摩,这是帮你按摩呢,让你减少点疼痛。”
 
  他没想到能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儿媳妇的那里,很粉嫩,看起来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有的一拼了。
 
  或许是秦梅真的害怕变成植物人,真的就一动不动,咬着嘴唇忍耐,她想着反正公爹刚才什么都看见了,而且按摩应该很快就能结束,一会儿再去穿衣服也一样。
 
  刘江没想到儿媳妇真的如此听话,他被那里散发的诱人气息刺激的面红耳赤,不禁开始兴奋的大力揉搓儿媳妇的肥臀。
 
  只见她那里的反应更加剧烈,时不时的就有液体顺着大腿滑落到沙发上,将真皮沙发都弄湿了一大片,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文学网

青春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