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文章 > 短篇小说 >

用手最爽的飞机手法撩起睡裙雪白玉腿和胸胸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20-09-16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用手最爽的飞机手法撩起睡裙雪白玉腿和胸胸
 
  我紧张得要死,却也期待万分。
 
  没想到的是,婷姐却一把抓住张雨彤,不让她坐下来,一边皱着眉头说:“你……你真要做吗?”
 
  “废话,我可不像你,敢想不敢做。”张雨彤笑了下,“婷婷,好好看着,就当姐姐亲身示范了。”
 
  话音落地时,张雨彤便撩起睡裙,缓缓地坐了下来。
 
  动作特别轻盈,只和我轻轻地接触,并没有完全坐下来,想来是怕惊醒我。
 
  她轻轻地扭动腰肢,身体触碰的时候,我彻底快沦陷了,真想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然后……
 
  “嗯……”
 
  婷姐忍不住轻口今扭动起来,她尽管抑制着喉咙,可依然发出细微的声音。
 
  随着感觉越来越明显,婷姐的扭动幅度也越来越大。
 
  柔软和弹性并存的翘臀,带来异样的享受,婷姐似乎也到了临界点,腰肢用力扭动,床也咯吱咯吱的响着。
 
  咔嚓!
 
  突然一声脆响,床横腰折断,我感觉身体顿时悬空起来,紧接着就重重地落在地上。
 
  “呀!”婷姐也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压在我身上,可能她也没想到关键时候,床居然塌了。
 
  落在我身上,婷姐急忙爬起来,问道:“小飞,你没事吧?”说话间就打开房间里的灯。
 
  婷姐脸上残留着红晕,肌肤白里透红,平添几分妩媚。眼睛也蒙上一层羞意,不敢跟我对视。
 
  我说我没事,婷姐你摔伤没有?
 
  “没事就好,吓死我啦。”婷姐拉着我站起来,看了看折断的简易床,蹙起眉头说:“好好的床,怎么说断就断了呢。”
 
  看到婷姐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心想床怎么断的,你还不清楚吗?
 
  “婷婷,刚才是什么声音,吓死我了,你没事吧?”
 
  隔壁的张雨彤也被惊醒了,来到卧室外面。婷姐看了看塌陷的简易床,俏脸顿时间羞红无比,说床塌了,没事,你回去睡觉吧。
 
  “我早就给你说,简易床不结实,可你就是不听……算了,太困了,我先回屋睡了。”说着,张雨彤就回卧室了。
 
  没有床,我和婷姐只好打地铺,后来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想着婷姐柔软的身体……
 
  天快亮时,我才眯了一会,没多久就被尿憋醒了,急急忙忙冲向厕所。
 
  合租的房子,只有一间卫生间,我急忙冲过去,隐隐觉得不对劲,里面居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可想停下来已经晚了,惯性将我带到门口,正好看到张雨彤撩起睡裙,光着屁股坐在马桶上面。
 
  张雨彤和婷姐同岁,并且是很好的闺蜜,虽然长得不如婷姐漂亮,但也算是大美女。
 
  她应该刚起床,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裙,里面那副丰满的身体若隐若现。撩起睡裙坐下去的那一瞬间,我似乎什么都看见了。
 
  上厕所不关门,也太随便了吧!
 
  这时,张雨彤也看到了我,忽然一声尖叫,差点刺破我的耳膜。
 
  “叶飞,你你你……你混蛋!居然偷看我上厕所,老娘挖了你的眼睛!”张雨彤的脸刷的一下通红,几步冲出卫生间,掐住我的脖子,好像要拼命似的。
 
  我哪想到大清早就撞见这事,更何况她明知道是合租的,上厕所还不关门,被看了也不能全赖我吧。
 
  不过这也不是讲道理的事情,我歉意地说彤彤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上厕所,不过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见。
 
  “你他妈骗鬼呢,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没看见!老娘算是清白不保了,你就说这事咋解决吧!”张雨彤抓狂地说。
 
  正当这时,婷姐拎着食材回来了,进屋看到这幕,顿时簇起柳眉。
 
  “婷婷,你回来得正好,叶飞偷看我上厕所,这事你管不管?”张雨彤气呼呼地说。
 
  婷姐穿着一条短裙,脚下是一双高跟鞋,将美腿衬托得格外修长,整个人都变得更有气质。
 
  听到这话,婷姐先是一愣,随即就笑着说:“雨彤,你是不是搞错了,小飞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他的为人你应该清楚呀。”
 
  张雨彤哼道:“就因为我相信他不会偷看,刚才上厕所才忘记关门了,可叶飞这小子倒好,直接冲到门口偷看我上厕所,我被他看光了。婷婷,他是你带来的,你说怎么办吧。”
 
  婷姐下意识看过来,我急忙摇头说,婷姐,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没看到什么。
 
  “你个小兔崽子,老娘最宝贵的东西都被你看到了,你还想看啥?!”
 
  张雨彤气呼呼地拍了下我的头,目光不经意间滑过我的裤子,蓦然一亮,指着我身体说:“刘婷,你自己看,那儿都那样子了,还说没看见,你信吗?”
 
  听到这话,婷姐也将目光挪到我身体上,当目光触碰到那儿时,俏脸瞬间羞红,急忙挪开视线。
 
  我确实有反应了,可不仅仅是看到张雨彤上厕所的缘故,我捂住身体说:“彤彤姐,我尿急……”
 
  “尿急?骗鬼呢!”张雨彤撇嘴说。
 
  这事婷姐也挺为难的,就让我给张雨彤道歉,张雨彤却说:“道歉有什么用,姐一生清白,都毁在你小子手里了。”
 
  婷姐蹙眉道:“彤彤,小飞肯定不是故意的,再说你上厕所不关门,也不能全怪他。你就看在他诚恳地向你道歉,原谅他吧?”
 
  “你说得轻巧,感情被偷看的人不是你,你当然觉得无所谓了。”张雨彤不依不饶,忽然眼珠咕噜一转,然后走向婷姐,嘴角噙着坏笑说:“原谅他也可以,不过……你也给他看,这就公平了。”
 
  婷姐听到这话,下意识想退开,可惜晚了一步,张雨彤忽然撩起她的裙子,里面香艳旖旎的景色,全都暴露出来。
 
  两条雪白的玉腿,一条天蓝色的底裤遮住美景,却也流露着美丽的春光。
 
  一时间,我看傻了眼。
 
  婷姐先是一愣,紧接着一声尖叫划破宁静,捂住裙子说:“张雨彤,你个死三八,太过分了你!”
 
  饶是婷姐,此刻也失去了理性,俏脸儿通红,眼神中尽是羞恼,说完就扑上去教训张雨彤。
 
  她们本是很好的闺蜜,张雨彤这个女人比较开放,平时就爱和婷姐开各种玩笑,只是这次也太过火了,居然当着我的面,撩起婷姐的裙子……
 
  张雨彤却咯咯直笑,边说:“不是穿的有底裤吗,怕什么。我刚才尿尿的时候,可什么都没穿呢。”
 
  “你还说!”婷姐简直羞死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哎哟,停停停,别说了,老娘要上厕所,憋不住了。”张雨彤眉头紧锁,捂着肚子就跑进卫生间,这次依然没有关门,走进去就撩起睡裙……
 
  婷姐眼疾手快,急忙关上门,啐道真不要脸。
 
  虽然看不见张雨彤上厕所的画面,可潺潺流水声却很清楚。情不自禁的,脑海里面就浮想联翩起来。
 
  婷姐下意识看了眼我,目光触碰,气氛也变得微妙。
 
  张雨彤上完厕所出来了,我赶紧走进去,拉开裤链开始放水,隐约听到婷姐小声对张雨彤说:“你以后能不能注意点,小飞还是孩子。”
 
  “孩子?”张雨彤不以为然:“婷婷,你刚才没看见吗,小飞的身体那么大的反应,你居然说他还是孩子?哪个孩子的反应会有他那样子的?!我真不敢想象,你们晚上怎么睡得着的,孤男寡女的,我不信你没点别的想法。婷婷,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昨晚到底干嘛了,床居然被你们弄塌了,你们……该不会在做那种事情吧?”
 
  我膀胱骤然一紧,难道昨晚的事情,被张雨彤听到了。
 
  婷姐娇喝道:“张雨彤,你再敢胡说八道,我饶不了你!”
 
  “那你告诉我,床为什么会塌?”
 
  婷姐沉口今几秒,才说:“我哪知道呀,真是的。”
 
  虽然我没在场,但一想就知道,婷姐的脸肯定羞红得厉害。
 
  “好吧,我就当你们没做过那事。不过说真的,小飞那里真的好壮观哦,反正比我男友的壮观的多了,如果能和小飞缠绵一次,我倒贴钱也愿意呢。咯咯。”张雨彤的声音,充满了渴望,如同是寂寞的少妇一般,身体早已按捺不住。
 
  婷姐气得不行,说:“张雨彤,你寂寞了我管不着,可你别把小飞带坏了。”
 
  我尿完尿,躲在卫生间不敢出去,想着张雨彤说的话,我总感觉她会那个了我似的。
 
  今天是周末,婷姐和张雨彤都在家休息,张雨彤的男友去公司加班了。下午我们仨去看了床,然后张雨彤想逛商场,就拉着婷姐走了,我则回了家。
 
  八月天气正热,身上出了一层汗,我脱掉衣服去冲澡。
 
  时间不久,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小飞,是你在里面吗?”
 
  居然是张雨彤,她不是逛商场去了吗?
 
  我嗯了一声。
 
  没想到的是,张雨彤听到我的声音,居然将门推开,一双火热的目光肆意游走……
 
  家里没人,所以我洗澡的时候没有锁门。
 
  门被张雨彤推开的时候,我心里惊了一跳,本能地捂住身子说:“彤彤姐,我在洗澡!”
 
  张雨彤却不以为然,目光滑过我的身体,充满了炙热和渴望,虽然我是个男人,可在她面前,感觉就像是她的猎物,随时可能被她吃掉。
 
  “小飞,你的身材真好,彤姐就喜欢你这种身材的男人。”说话间,她竟然直接走了进来,关上门的时候,还反锁起来。
 
  我心里紧张得不行,想用浴巾裹着下半身,可刚拿到浴巾,就被张雨彤抢了过去,愁眉苦脸地说:“彤彤姐,你出去好不好,我我我……”
 
  我一紧张,居然成了结巴。
 
  张雨彤却掩嘴笑道:“瞧把你吓的,姐姐只想帮你洗澡而已。”
 
  我赶紧说不用了。
 
  帮我洗澡是假,占老子便宜才是真,这件事要是被婷姐知道,她肯定会骂我。再说了,张雨彤有男朋友,如果被发现……
 
  我不敢再往下想。
 
  张雨彤的脸色微变,语气也变得坚定起来,说:“姐姐帮你洗澡,你还不乐意?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转过去,姐给你搓背。”
 
  有人搓背当然是好事,尤其还是美貌和身材集于一身的张雨彤,可她毕竟是婷姐的闺蜜,我不敢啊。
 
  我站着不动,拧巴着脸。
 
  张雨彤却不管那么多,抓住我的胳膊,让我转过身。当背对着她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夹紧屁股,全身都凉飕飕的。
 
  紧接着,屁股就传来不一样的触感,异样的感觉,让我不禁抽了口冷气。
 
  张雨彤轻轻碰了一下,笑嘻嘻地说:“真结实呢。小飞,你平时也锻炼吗,不然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材,姐都馋死了呢。”
 
  异样的感觉,加上心里的恐惧,让我脑袋乱糟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雨彤见我这般紧张,就拍了下我的屁股,说:“放松,这么紧张干吗?”说着,柔软的玉手就缓缓向上移动,还问我舒不舒服。
 
  讲真的,很舒服,可我哪有胆享受?
 
  本来张雨彤的手就很细滑,抹上沐浴露后,那种感觉就变得更美妙了,好像羽毛滑过肌肤,酥酥痒痒的,搞得我心里像猫爪似的。
 
  冰冷的水,也浇不灭体内的强烈感觉,两肋间燃起的躁动之气,疯狂地涌入腹部,很快我身上就有了反应。
 
  “小飞,你说实话,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做那种事情?”张雨彤问。
 
  “我……我……姐,你就放过我吧,我怕……”
 
  张雨彤咯咯直笑,“姐都不怕,你怕什么?姐告诉你哦,有时候和他做那种事情,脑子里想的却是你。小飞,我们缠绵一次吧,就在这里,好不好?”
 
  在这里做那种事?
 
  我脑袋瞬间短路了,张雨彤的手滑过腰间,带着一团泡沫,伸向那里。
 
  鼻子猛地口及气,身体也是一颤,我急忙握住张雨彤的手,说:“彤姐,别这样,我不洗了。”
 
  我感觉谷欠望起来后,理智已经所剩不多,如果再不制止张雨彤,我可能真的会睡了她。
 
  我甩开张雨彤的手,也顾不得擦干身体,拿着衣服要穿上。可没想到的是,张雨彤狠狠地掐了下我的胳膊,气呼呼地说:“叶飞,你什么态度呀,老娘免费让你玩,你还不乐意?我告诉你,今天不来也得来,不然我就告诉刘婷!”
 
  我不否认我幻想过张雨彤,可那毕竟是幻想,真正让我下手,我不见得有那个胆量。
 
  张雨彤见我愣住不说话,忽然又是妩媚一笑,握住我的右手伸到胸前游走。
 
  说实话,我也扛不住了,本来就是个处男,渴望做那种事情,张雨彤又主动送上门,理智很快被谷欠望吞噬掉,索性享受了一把。
 
  “呃……”张雨彤扭动着腰肢,忍不住嘤咛一声,脸像三月里的桃花,而后勾住我的脖子。
 
  “小飞?你在家吗?”
 
  外面忽然传来婷姐的声音,她怎么也回来了?!
 
  我猛然一惊,心里紧张,语无伦次地说:“在……在呢,我在洗澡。”
 
  受到惊吓后,我倒是清醒了不少,想推开张雨彤,可她却轻声道:“别怕,她要问我,你就说没看见。”
 
  说完这话,张雨彤轻轻地吻了下我嘴,接着缓缓蹲了下去。
 
  “小飞,你彤姐回来过吗?”婷姐快步走过来,虽然明知道门反锁着,可我心里依然害怕得很,总觉得门锁不结实,婷姐随时可能打开门看到这一切。
 
  “刚才我们去逛街的时候,在一家商场看到她男友给别的女孩买衣服。你彤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冲上去就扇了她男友几耳光,还差点和那个女孩打起来。她男友倒好,也不说好话哄哄雨桐,竟然还提出分手。后来你彤姐就跑了,我没追上她。你看见她了吗?”
 
  听到婷姐这些话,我才知道张雨彤是受了刺激,主动和我暧昧,想必是为发泄吧。放在以前,就算她有那种想法,也不会这么大胆。
 
  此刻,张雨彤正蹲在我胯前,我只能说没看见,兴许是出去喝酒了。
 
  婷姐说:“那我再去找找她,你也洗快点儿,洗完也出去找找,我真担心雨桐做傻事儿。”然后婷姐就走了。
 
  我不禁长呼口气,还好,婷姐并没有怀疑。
 
  就在这时某处一热,我猛然一颤,急忙往下一看,眼睛顿时瞪大了……
 
  我想推开张雨彤,可双手却失去了控制,怎么都抬不起来,她的动作让我谷欠望之门渐渐打开,一发不可收拾。
 
  “咳咳……”张雨彤被呛得咳嗽,急忙吐掉,用水漱口。
 
  我尴尬得不行,就说彤姐,对不起,我没忍住。
 
  张雨彤回头白了我一眼,“谁让你忍了?”
 
  说完这话,张雨彤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落寞,又说:“小飞,姐失恋了。”
 
  缴械投降之后,我感觉谷欠火也渐渐消失了,趁这个机会,我赶紧穿上裤子,一边安慰她说,姐,别难过了,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年轻,喜欢你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呢,他不珍惜你是他的损失,他早晚会后悔的。
 
  “这话姐爱听,他早晚会后悔的。可是……”张雨彤说:“可是姐心里还是有点难受,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
 
  张雨彤难受,说明她在乎感情,总比无情无义的女人好得多。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不想婷姐担心,于是就给婷姐打了电话,说彤姐回来了。
 
  婷姐推开门看到张雨彤的时候,忍不住长吁口气,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担心张雨彤,接着快步走进来,将张雨彤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雨彤,没事儿,咱不伤心了,改天咱再找个比他好的。”
 
  张雨彤靠着婷姐的肩膀,只见双眼悄然泛红,紧接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滚滚滚而落,伤心得不行。
 
  面对自己的闺蜜,张雨彤终于卸下了所有伪装。
 
  哭了一阵,张雨彤忽然又不哭了,抹掉泪水说:“不就是失个恋吗,我居然还哭,太没出息了。婷婷,小飞,晚上我请客,咱们去唱歌。”
 
  张雨彤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哭一下笑,真不知道她心里咋想的。
 
  婷姐知道张雨彤心里还放不开,于是就没说什么。晚上我们去夜莺酒吧,坐进包厢里,张雨彤点了些酒水,婷姐本来很少喝酒,而且酒量也不好,可张雨彤失恋了,她也没拒绝喝酒,几杯啤酒下肚,俏脸就悄然泛红了,看起来妩媚得很。
 
  期间我就充当护花使者的角色,坐在一角,静静地看着她们,也没怎么喝酒,看她们喝酒着状态,估计是想往醉里喝,我得送她们回去。
 
  张雨彤的酒量比婷姐好点儿,但几瓶啤酒喝下去,也有了醉意。唱歌的兴趣上来了,便去点了一首《臭男人》。
 
  男人会演戏,天生花言和巧语,甜言蜜语虚情假意,无耻的东西……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皱起眉头,真是一棒打倒一片。
 
  唱完高潮部分,张雨彤又不唱了,将话筒丢在一边,端起酒杯继续喝酒,婷姐只好硬着头皮作陪。
 
  离开的时候,张雨彤和婷姐都喝飘了,张雨彤喝醉后比较疯,婷姐还好,比较安静。
 
  打车到小区楼下,费了好大劲才扶她们上楼,回到家里,我忍不住往沙发上一坐,全身都轻松下来。
 
  婷姐斜靠着沙发,扶她上楼时的摩擦,使她的衣服有些凌乱,两腿微张,深处的风景,隐约可见。
 
  张雨彤可能觉得热吧,干脆将衬衣脱掉,房间里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微妙起来。
 
  看着眼前的画面,我口干舌火喿,难受死了。
 
  “叶飞,你去睡觉吧,你婷姐和我睡,陪我说说话。”张雨彤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
 
  下午订了床,还没送过来,这就意味我今晚还要睡地铺。
 
  眼前春光无限,我真不想去睡觉,可张雨彤都这样说了,我只好意犹未尽地走进卧室。
 
  躺下不久,我就听到浴室里响起哗哗水声,应该是她们在洗澡。
 
  情不自禁的,脑海里面开始浮想联翩,越想越难受,越难受越想。
 
  她们洗漱完就去了隔壁卧室,小声说着什么,我屏住呼吸,终于听到了张雨彤的声音:
 
  “婷婷,我们好久没睡一起了,让姐姐摸摸看,又丰满了没有。”张雨彤咯咯直笑,紧接着就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张雨彤在摸婷姐?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心头一阵狂跳。
 
  “哎呀,别摸了,快睡觉。”婷姐呼吸急促地说。
 
  张雨彤笑呵呵地问:“那你告诉我,我摸你,你舒服吗?”
 
  “有……有点……”婷姐嘤咛道。
 
  “这样就有感觉了,看来你的初夜应该还在。我要是男人,今晚说什么也得给你睡了,简直太诱人了呢。舒服吗?还想不想要?”张雨彤问。
 
  婷姐没说话,隐约能听到她急促的喘息声。
 
  张雨彤继续说:“想要就说哦,姐姐虽然是个女人,但一样能让你舒服呢……呀,婷婷,你居然……”
 
  婷姐急道:“别……别弄了,好难受。”
 
  “现在难受,等会就舒服了。”张雨彤嬉笑着,婷姐的喘息也更明显了,不用想,也知道张雨彤在挑动婷姐。
 
  脑海中幻想出那种画面,身体快炸开似的。
 
  “嗯……雨彤,睡觉好不好,人家难受死了……”婷姐的声音带着一丝祈求的味道,显然是受不了了。
 
  张雨彤却说:“婷婷,你也碰碰我呀……好舒服……”
 
  张雨彤比婷姐开放多了,叫声也特别明显,两道喘息声传入耳朵,我简直欲火难耐。
 
  我想忍住不听,可声音就像在身边响起似的,清楚得很,欲望的驱使下,我忍不住将手伸向下面动作起来。
 
  “婷婷,是不是很舒服?其实和男人做更舒服。你没做过,想象不到那种美妙的感觉。要是现在有个男人就好了……”张雨彤说。
 
  婷姐结结巴巴地说:“哪……哪有男人呀,别瞎想了,快……快睡觉吧。”
 
  张雨彤笑道:“怎么没有,叶飞不就是男人吗?而且他比一般男人有料多了,和他来一定舒服死了。”
 
  此刻张雨彤就像发情似的,声音里面,带着浓浓的欲火。
 
  “别胡说。你昨晚不是刚做过吗,怎么又想要了。”
 
  “昨晚你听到啦?呵呵,当时的声音是有点大哦。”张雨彤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居然还是处,难道你夜里寂寞的时候,就没想那些事情吗?反正我就受不了,两天来一次,我都不满足呢。而且他那里小,每次都不尽兴。”
 
  说完这些,张雨彤沉吟了片刻,忽然又说:“婷婷,要不把小飞叫过来?我保证你做一次之后,就会爱上这种事情。你别说你是他妈妈的朋友,朋友怎么了,朋友就不能喜欢她儿子吗?再说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做过什么?”
 
  听到这些话,我真是兴奋得要死,如果真的能和她们来一次,死也甘心。
 
  也不知道婷姐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真的很想做那种事情,随后就变得犹豫了,虽然没同意,却也没有拒绝。
 
  张雨彤趁热打铁说:“我寻思小飞也该睡着了吧,我们偷偷去他的房间,做完就回来睡觉,好不好?婷婷,我真的好想跟他来一次哦。”
 
  婷姐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小飞?”
 
  张雨彤说:“我现在恨透臭男人了,根本不相信狗屁感情,想要的时候,随便找个男人做一次,只要能满足生理需求就好,不想再谈男朋友。婷婷,你倒是去不去呀,你不去,我可去了。”
 
  婷姐犹豫了几秒,紧张地说:“万一小飞醒了怎么办?”
 
  “放心啦,不会的。”张雨彤想了想又说:“要不我先过去看看,等会我叫你再过去。”
 
  随后,我就听到隔壁房间的门开了,心也悬到了嗓子眼。
 
  很快张雨彤敲门问,小飞,睡了吗?
 
  我特别紧张,不敢吭声。见我没应声,张雨彤就轻轻地打开门,又叫了我一声,我还是没回应。
 
  这时,张雨彤打开灯,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我睡的地铺,眼睛合上只留下一道细缝,可以看到张雨彤伸长脖子,警惕地看着我,我双手攥拳,汗水不停地往外冒。
 
  张雨彤穿着早上那件睡裙,下摆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简直诱惑死人了。
 
  “小飞,小飞?”张雨彤继续喊我。
 
  我假装睡得很沉。
 
  张雨彤终于放心了,然后跑过去叫婷姐,很快婷姐被她拽过来,穿着粉色的睡裙,要比张雨彤那件保守些。
 
  “你瞧,我没骗你吧,叶飞真的睡着了,我叫他那么多声,都没有醒,睡得够沉的,只要我们动作轻点儿,他是不会醒的。”张雨彤指着我,说着就拉着婷姐走进来,随手关上门。
 
  看得出来,婷姐和我一样紧张,黛眉簇起,每走一步都格外得小心。
 
  张雨彤就胆大得多,走过来蹲在我面前,轻轻晃了晃我的胳膊,一边叫着我的名字,继续试探。
 
  见我依然没有反应,张雨彤便轻轻揭开被子,一边问:“婷婷,你先还是我先?”
 
  “真……真的要这样吗?”婷姐的脸羞红至极,灯光的照射下,洁白的额头上已然冒出一层细汗。双手紧紧地抓着裙子,骨节处白森森的,看得出来,她比我更紧张。
 
  张雨彤却像是没听见婷姐的话,轻轻拨开我的小内,脸色骤然一变,当下吞了口唾沫。
 
  婷姐差点叫出声,急忙捂住嘴巴,美眸瞪得大大的,里面尽是惊恐的味道。
 
  “还是你先来吧,毕竟是你的初次,让你尝新鲜的。你看着,我先给你演示一遍。”说着,张雨彤便站起来,右脚跨过我的身体,然后做了个坐下来的动作。
 
  看到这里,婷姐掉头就跑,可刚走到门口,又被张雨彤拽了回来。
 
  来到我身边,张雨彤指着我腹部说:“婷婷,初次可能有点痛,忍着点儿。学我刚才那样,对准这里,慢慢坐下去吧。”
 
  我虽然未经人事,可以前小电影也没少看,知道张雨彤说的这种姿势叫观音坐莲。(口述我和老师)
 
  婷姐在张雨彤的引导下,也是轻轻地抬起美腿,跨过我的身体。她光着脚丫子,玉足白嫩修长,五个脚趾,犹如婴儿的手指般粉嫩。
 
  “真……真的很痛吗?”
 
  婷姐摆好姿势,并没有立即坐下来,黛眉紧紧地簇起,显得特别犹豫。我知道婷姐喜欢我,也想跟我做这种事情,可她迈不过心里那道坎。
 
  “哎呀,其实也没多痛,而且一会儿就过了。来,姐扶着你,坐下去吧,动作轻点儿,别弄醒他了。”张雨彤一只手拉着婷姐的胳膊,另只手压她的肩膀,让她缓缓坐下来。
 
  下蹲的同时,婷姐那双白嫩的玉腿,也缓缓地从睡裙中暴露出来。睡裙下落,裙摆落在腹部,摩擦间,有一种无法描述的美妙的感觉。
 
  我忍不住去想象睡裙里面的景色,里面应该什么都没穿吧,只要婷姐再往下一点,或许就能触碰到她的臀部。
 
  这时,婷姐回头看了眼我,眼神充满复杂,但更多的还是羞意。
 
  “彤彤,我……我不敢,还……还是……你先来吧。”
 
  最终,婷姐还是没有坐下来,快速走到一边,整理着睡裙,好像怕走光似的。
 
  看到婷姐红着脸走开,我心里还是很失望的。
 
  张雨彤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刘婷,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反悔?你可想清楚哦,要是我先做,你可别后悔。”
 
  婷姐什么都没说,只是慌乱地摇头。
 
  张雨彤看到婷姐这幅表情,倒没有再说什么,目光缓缓滑落到我那里,眼中尽是贪婪的味道。
 
  此刻,我如同是张雨彤的猎物,被她炙热的目光看着,总觉得不太舒服。
 
  “婷婷,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不等婷姐再说什么,张雨彤迫不及待地走过来,然后又详详细细地打量着我那里,冒出一句真不小呢,一定很舒服吧。
 
  婷姐站在旁边,脸红得要死,明媚的眼睛也被羞意蒙住,轻咬嘴唇,脸色说出来的复杂。
 
  看着我某处,张雨彤的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她忍不住蹲下来,白嫩的玉手轻轻地放在我胸口,手掌温热细滑,摸得我浑身瘙痒,真想翻身压在她身上。
谢谢你曾来过青春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