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文章 > 励志文章 >

长津湖战役有多冷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21-10-06 阅读:
文学网 文学网
  长津湖战役有多冷
 
  长津湖之战志愿军为什么没有棉衣
 
  “十一黄金周”期间,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史巨制影片《长津湖》在各地院线热映,领跑国庆档。电影中志愿军战士浴血奋战的场面可以用火爆、震撼、感动、催人泪下等词语来形容。影片中“冰雕连”的情节,更是触动了无数观众的泪点,“看哭了”“影院里哭成了泪人!”朋友圈里这样的留言不胜枚举。许多观众特别是年轻人在感动之余不禁要问:长津湖之战志愿军为什么没有厚棉袄?
 
  入朝初期志愿军冬服严重不足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志愿军入朝后主要遇到三个困难:一个是武器装备的劣势和弹药不足;一个是吃的问题,特别是热食供应困难;还一个就是冬服紧张,造成大量非战斗减员。
 
  实际上,为准备志愿军出国作战,解放军总后勤部早在1950年7月就安排东北、华北、华东和中南军区,赶制棉衣34万套,棉皮鞋36万双,棉帽、绒裤、棉背心、棉大衣各40万件(顶、条),棉手套、袜子各70万双。但因入朝部队增加,且形势紧迫,许多部队来不及配齐冬服。第二批志愿军入朝时,已是冬天。朝鲜北半部地区冬季非常寒冷,而从中国南方赶来的部队御寒装备明显不足,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南方部队换冬装时间较晚,有些部队接到命令还来不及换冬服;二是南方部队冬服的厚度和种类与北方部队不同,棉衣棉花少还不说,也没有棉鞋和棉手套;三是有的部队和官兵没到过北方,对严寒的危害认识不足,部队轻装出国,有的将大衣、棉帽、棉手套留于国内。
 
  1950年11月6日,在沈阳车站,奉中央军委命令前来检查部队入朝准备的东北军区副司令贺晋年见到第9兵团第20军官兵身着华东地区的棉衣,头戴大檐帽,脚穿胶底单鞋,大为震惊,立即找到正在指挥部队运输的第20军副军长廖政国,要求紧急停车两小时,以便从东北军区部队中调集厚棉衣和棉帽。但是军情十万火急,第20军的58、59和89师基本都没有停车,直接开往朝鲜的江界,只有军直属部队和后卫的60师在短暂的停车间隙里得到为数寥寥的厚棉衣和棉帽。
 
  冬服不足,成为志愿军入朝后面临的严重问题。1950年的冬天,是朝鲜50年间气温最低的冬天,朝鲜北部地区白天气温最高也只有-20°C,而长津湖战场位于朝鲜北部的高寒山区,海拔在1000米到2000米之间,夜间温度甚至会在-40°C以下。
 
  参加长津湖之战的志愿军第9兵团部队,由于紧急入朝,没有配齐冬季御寒服装,只配发了南方部队的薄棉袄,根本抵御不了朝鲜的严寒;当时战士还没有普遍配发大衣,有的是一个班有一件大衣,谁站岗谁穿;棉被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每个班十几人共用一两床棉被,在这样极度寒冷的夜晚,战士们不得不将棉被摊在雪地上,大家睡在一起,相互搂抱着抵御严寒。
 
  由于没有足够的冬服,部队非战斗伤亡极大,战斗力锐减。志愿军第9兵团27军在第一天行军过程中,就冻伤了700余人。1950年12月8日,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向上级汇报时说:“第9兵团经近半月激战,部队已经极度疲劳,特别是冻伤减员十分严重。以79师为例,3日至7日战斗伤亡2297人,冻伤减员2157人,全师缩编为5个步兵连、2个机炮连。94师有营长及连干部被冻死,280团团长和参谋长冻失踪。80师239团3营6连在攻击新兴里之敌时,受敌火力压制即卧倒冰地上,最后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除一个掉队战士与一个通信员外,其余200多名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细察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在1951年1月下旬东北军区第一届后勤会议上,志愿军第9兵团20军所作的后勤工作初步总结中就提到,全军二万五千伤员,冻伤占百分之六十以上,约一万五千人。原因是部队“除棉衣发齐外,棉帽、棉鞋及其它保暖物资都未得补充。在冰天雪地中作战非常痛苦,唯一办法是拆被子做袜子、手套、耳套等。据不完全统计,全军百分之六十的被子都被拆完了。”
 
  在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第9兵团共歼敌13916人,第9兵团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减员28954人,直接冻死近1000人,冻伤后救治无效身亡者又有3000余人,冻伤减员大大超过了战斗减员。而装备一流的美军,穿着厚厚的棉衣,甚至有鸭绒被,但也有7000余人被冻伤,数百人被冻死。电影《长津湖》中所呈现的画面,展现的只是长津湖战役的冰山一角。
 
  “冰雕连”绝非虚构!
 
  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所说的80师239团3营6连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就是令美军敬畏的“冰雕连”!在长津湖战役中,这样的“冰雕连”并不只一个,还有三个,分别是:第20军59师177团6连,第20军60师180团2连,第27军80师242团5连,连队整建制被冻成“永远的丰碑”,他们至死保持着战斗状态!
 
  战后,人们在冰雕连一名战士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张薄薄的纸条。这名战士叫宋阿毛,来自上海。他在纸条上写道:“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今年92岁的张崇岫曾是志愿军九兵团的战地记者,71年前亲历长津湖战役,在回忆长津湖那些冻死的志愿军战士时,张崇岫老人说:“太惨烈了。”张崇岫老人曾向媒体讲述了一个情节,当时美军被分割包围,他们从包围圈里撤退时,志愿军有一个连的战士埋伏在敌人撤退经过的路边,准备在美军撤退时进行阻击。然而让人意外的是,等到敌人经过时,却未听到志愿军战士阻击的枪炮声。当得知这个情形,师长气坏了,认为志愿军战士错过了绝佳的杀敌时机。可等他赶到现场一看,才发现埋伏在那里的一百多名志愿军全都被冻死了,他们牺牲时都还保持着埋伏姿势,枪口向着前方。有一些没有牺牲的战士,因为伏在地上,身体也和地冻在了一起,动弹不得,更别说开枪射击了。师长看到这种情况后嚎啕大哭,才知道自己错怪了战士们……
 
  志愿军冬服牵动全国人民的心!
 
  志愿军冬服问题,引起志愿军总部、中央军委和中共中央的高度重视。为此,中央人民政府紧急成立东北军服厂,并下令上海尽快组织研制工业用缝纫机,以解志愿军棉衣供应的燃眉之急。周恩来总理十分焦急,每天两次电话,催问冬服的生产和调运情况。并亲自指示:给志愿军的军服一定要用新棉花、优质棉花!为什么一定要用新棉花?原来这新棉花不但蓬松、保暖,更重要的是干净,战场上一旦战士负伤,可以掏出棉衣里的棉花止血。
 
  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和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特别是东北地区作为支援抗美援朝战争的重要基地,为志愿军提供了大量军服、军鞋、食品、炮弹、火箭弹、炸药等军需物资。仅东北地区的四大城市沈阳、旅大、哈尔滨、长春,在志愿军入朝后短短几个月内就生产了上百万套军服,保证了前线将士的需求。
 
  全国其他大中城市,也广泛动员群众为志愿军缝制棉衣、大衣、棉被和军鞋。
 
  (作者系军史专家)
 
  (原标题:棉衣,棉衣!长津湖之战志愿军为什么没有?)
 
  来源:解放军报

青春文学网

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文学站广告合作联系QQ:289540185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