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荟萃 >

“北漂”租房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18-10-23 阅读:
青春文学 青春故事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青春年华 青春年少

  “北漂”租房
 
  连日来,全国热点城市房租暴涨成为舆论的焦点。以北京为例,来自贝壳研究院的一组数据显示,今年7月北京租赁成交环比增加19.2%,某些热门社区的环比涨幅超过36%。就在各方为到底是哪些因素推高了北京的房租而争论不休时,那些最终承担者——租客们的感受如何呢?
 
  晏平/26岁
 
  在京租房1年
 
  “觉得自己就是株‘韭菜’”
 
  最近北京房租上涨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虽然我也读了几篇微信公众号推送的相关文章,有的还随手转发到朋友圈并评论几句,但在两天之前,我觉得自己仍是抱着一种看客心态参与其中的。
 
  为什么呢?2017年6月,我研究生毕业,抱着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想法,选择了一份提供进京指标但收入不高的国企行政岗工作,每月税后收入5000元多一点,现在房租涨了一些但涨幅有限。我与另一位情况类似的研究生同学在丰台区南三环内租了一套两居室,月租金4100元,两个人五五分摊。
 
  这样的价格租到这样房子我非常满意,对内而言,室友相投,个人有独立空间;对外而言,社区成熟、交通便利,附近有两条地铁线及若干公交车站。更让人惊喜的是,在今年6月续租的时候,房东一分钱也没涨。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以看客心态对待此轮房租上涨,我的心理是:我们可以踏踏实实再住一年,平稳度过职场适应期,就算明年房东涨钱,毕竟基数较低,所以应该也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然而,房东的一通电话打乱了我的如意算盘:房东的孙子从国外回京,月末要收回这套房子了。也就是说,就在北京房租大涨的这个节点,我得去找新的房子了。
 
  在跟房东确认必须搬、没有商量余地后,我跟室友开始找房子了。范围首先定在现在的住所附近,但很快便发现,即使一再降低预期我们也租不起同区位的房子了:链家网站上一套同小区同面积(装修与户型好一些)的两居室的报价,比我现在住的那套高出了将近60%。中介说,去年4500元还能在附近租到一居室,现在一室一厅基本上是5500元起步,而两居则要到6000元以上。
 
  “那往四五环更偏远的地方找找看呢?通勤时间长一些没关系,交通便利就可以。”当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时,中介再次泼来一盆冷水:“但凡临近地铁,房租一定不会低,再说这次涨价就是先从城乡接合部涨起来的,去年拆了那么多违建,被疏散出来的人大部分都得选择周边的商品房,租金就这样抬高了。”
 
  看了几处房子,跑了几家中介之后,现在我和室友已经将检索的关键词设定为一室一厅,不要求面积大小,只要能保证两个独立空间就可以了。但即便如此,我们也面临两难选择,如果想维持现在的居住水准不变,每月就必须拿出一半以上薪水来支付房租;如果没有更多租金预算,就只能将目标再向南移20公里了。
 
  除此之外,可供选择的房源也少得可怜,房东根本不愁房子租不出去。有房东听到我们月末才能入住之后,表示无法给出那么长的空置期,最多只能等三天。
 
  供给、需求、季节、资本哄抬……网络上关于北京房租飞涨原因的讨论仍在继续,但此刻我已经不太关心这些话题了,当务之急是如何在上述两难的选择中找到一个平衡点。而无论结果如何,在今年的涨租大潮中,我都将是一株待收割的“韭菜”。
 
  鲁西/27岁
 
  在京租房4年
 
  “四年间房租翻倍,生活得依旧吃力”
 
  2014年大学毕业后,我来到北京的一家小型广告公司工作,先从实习文案做起。实习期工资只有2000元,这就决定了我肯定租不起像样的房子。已经想不起来那个房子具体在什么位置了,只记得是在二环路附近。一套房子隔出来20个单间,我花600元租下其中一个,仅能摆放一张单人床和小桌子。
 
  我在里面住了三个月,实习期结束工资涨到每月4000元后就马上离开了。现在回想起来,那竟是迄今我住得离市中心最近的地方。随后我搬进了东四环欢乐谷附近一间两居室的次卧,大概11平方米,每月租金为1000元。一年多后又搬到丰台区的草桥,每月租金为900元,是一个面积只有七八平方米的隔断间。
 
  2016年,我又搬回了朝阳区,随后租的几个房子都在离公司不远的青年路附近,或是合租房里的次卧,或是隔断间,月租金保持在2000元上下。我个人对居住环境的要求一般,又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加班,在家待的时间有限,因此2000元是我给自己定的房租预算,一旦超过太多就不再续租。
 
  去年7月份租约到期后,在青年路附近已经找不到2000元的房子了,我再次回到被称为价格洼地的南城,在自如平台租下大兴旧宫的一间次卧,12平方米左右,月租金为2100元,代价是单程通勤时间延长到了一个半小时。
 
  今年春节过后,经常能听到身边的朋友抱怨房租又涨了,我就去向自如管家询问我房子的情况,得到的回复是:“涨肯定是要涨的,在租期结束前60天系统会自动根据房子的朝向、楼层等整体情况决定涨幅。”所以当6月底自如管家告诉我下个租期每月提高1000元时,我知道自己又得搬家了。现在,我和一个朋友合住一间4000元的主卧,平摊房租,算是勉强维持住了当初自己定下的租金预算红线。
 
  在北京的这四年时间里,我一共搬了七次家。关于租房子,我觉得最闹心的并不是房租上涨。虽然我决定不了大环境,但在某个房源上我自己是可以掌控的,如果承担不起租金就降低住所的标准,或者选择更偏一些的地方。最不可控的是租房过程中遭遇到不良中介或房东毁约,比如我从来没有在租约到期后拿回全部押金,每次都会被中介或房东以各种理由克扣掉大半。
 
  如果以第一份正式工作为起点,四年里我的租房支出从1000元涨到了2000元,收入则从4000元提高到了1万多元,但我始终觉得生活得很吃力,绝大部分工资都花在了购物和社交上,因此只能在自己的居住方面进行消费降级。
 
  沈娜/34岁
 
  在京租房12年
 
  “城中村里公共厕所的味儿永远忘不了”
 
  2006年我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进了一家专营家用保健电器的公司做导购,工作地点就是公司设在北京各大商场里的门店。还记得我的第一个销售地点是位于北三环的双安商场,在北京的租房之路就从这里开始了。
 
  12年前,北京的租房市场远没有现在规范,价格低廉的地下室成为了很多“北漂”的首选,我也不例外。2006年到2008年,我在双安商场附近小区的地下室里辗转,第一个地方小到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小张桌子,没有暖气,月租金为300元。半年后换到另一个条件稍好点的地下室,四个高低床住7个人,一张床位一个月240元。地下室里手机没信号,常年基本不透光不通风,充斥着一股霉味。
 
  2008年奥运会前夕,地下室不能住了,我搬进地上一间用钢板搭建的房子,也是一张床位,月租金为400元。现在回想当时住的那个地方都不能称之为房子——房顶是用一块透明玻璃盖的。没过多久我就搬到了唐家岭,加入了“蚁族大军”,住进村民自己建的平房,月租金为550元。这次我有了独立卫生间。
 
  2010年我调整工作地点到中关村,为通勤方便,搬到了几站公交之外的厢白旗村,也是村民自建的房子,三层小楼,里面住了十五六户人家。我租的房间15平方米左右,不带卫生间,月租金为600元。整个村子就像是一个小社会,租客基本上都是在中关村电子城或周边服务业上班的年轻人,通常晚上十点之后村子才会活跃起来。
 
  城中村的公共厕所是我记忆最深刻的,卫生状况简直无法形容,尤其是夏天,那个气味能把人熏晕,而且它会渗入到衣服的纤维里,经久不退。为此,我特意准备了一套上厕所专用服装,出门前套上,回家后马上脱下来挂到外面去。
 
  2012年我又被调到位于石景山苹果园的门店,同样租住在附近的平房里,直到它成为棚户区改造项目被拆除。随后我又搬进高井附近一间25平方米的大开间,月租金为1900元。
 
  “北漂”12年,我没有换过公司、换过岗位,一直是一名保健电器导购员,租的房子在别人看来一直都是最低端的住所。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找一个条件好点的?我真心不觉得艰苦,以上所有住处都是我主动选择并乐于接受的。
 
  上个月,随着女儿的出生,我得以回到自己真正的家里暂时休息。在河北老家,我早就给父母翻新了房子,四年前还给自己购入了一套140平方米的楼房。现在的我暂时还未受到这一轮北京房租上涨的影响,不过前几天得知楼下邻居的房租就被涨了700元。也许等我休完产假回京复工,我的房东也会来通知我涨租金呢。
青春原创精选
微信支付赞助韩历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