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经典文章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恶鼠岛

来源:韩历文学网www.hanliwx.com 作者: 互联网 2020-11-04 阅读:
广强读书圈

  民间故事恶鼠岛
 
  陈年旧案
 
  马洛是京城六扇门衙门的捕快。这天,他正在浙江查案,忽然接到命令,要他火速赶往恶鼠岛。原来,六扇门最近收到一封匿名书信,说多年前琉球使团劫杀案的凶犯重出江湖,欲捉之,务必于十月初八赶赴东海恶鼠岛。
 
  说起那个曾轰动一时的陈年旧案,马洛早有耳闻。二十年前,琉球国派遣使团进京为大明皇帝祝寿,返回途中船毁人亡,本以为是海风所致,可不久之后有使臣的尸体被冲到岸上,经查虽生前中毒,但致命的却是刀伤,加上大明皇帝赐给使团的财宝也不翼而飞,朝廷非常重视,但查了许久,依然迷雾重重。
 
  马洛思量着,不知不觉赶到码头,看到早有一条渔船停靠岸边,船旁还站着几个人。原来,除了船夫,还有二人一同上岛,他们分别是吕老汉和王石匠。
 
  船行多时,终于靠岸,船夫把船泊好,便带着三人去往冯宅。马洛心想:在这远离陆地的孤岛上建一座宅院,虽然清静,但有诸多不便,让人费解。这时,他们三人已被船夫带到了冯老爷的屋门外。船夫小心翼翼地说:“老爷,三位大爷我给您接到了。”他喊了几声,却无人应答。马洛快步上前,推开房门,只见一个长须老者胸前插着一把短剑,死去多时了。马洛转身问船夫:“这可是你家老爷?”
 
  船夫吓得六神无主,忙说:“回大人,恶鼠岛是个荒岛,三年前,老爷才来岛上定居。小的和宅内的其他人都是新近才被招到岛上来的。平素老爷深居简出,有什么事都是在屋内吩咐的。我也没怎么见过他,但这一脸大胡子倒是错不了。”
 
  马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叫船夫先把仆人们聚到一起问话,又让船夫赶紧驾船出岛去报官。通过问话,马洛得知冯老爷从昨天早上就说不舒服,卧床不起,让仆人把饭菜放到卧房外间,其他人也没见过老爷进出。不过,冯老爷的卧房旁边有个侧门可以出入,非常隐蔽,钥匙也只有冯老爷才有。
 
  马洛想了想,让仆人散去,又对吕老汉和王石匠说:“二位,实不相瞒,在下原为破解一桩案子而来,所以还请二位也如实告知来意。”
 
  吕老汉手抚胸前,先道:“马大人,我和冯老爷、王石匠虽是结义兄弟,但各奔东西,多年未见。这次是收到冯老爷的书信,前来赴约的。”王石匠点头说是,并掏出一封书信递给马洛:“大人看,这便是冯老爷给我的书信。”马洛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贤弟,一别二十载,愚兄甚是思念,请于十月初八到恶鼠岛相聚,如约带图,切记。”
 
  “图?什么图?”马洛疑惑地问道,但吕老汉和王石匠支支吾吾地说时间久远,早忘记什么图了。马洛看得出来,二人各有心事,知道一时问不出所以然来,便安排众人先住下。
 
  又有命案
 
  就在这时,船夫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叫道:“马大人,不好了,船不见了!”马洛暗叫不好,他稳稳心神,问船夫:“有无仆人离开?”船夫言之凿凿地说:“回大人,刚才除了我,冯宅其他人都在这儿听您问话。”马洛沉思片刻,说:“现在没有了船,我等暂时都要窝在岛上,不过诸位不要惊慌,我已与官兵约定,两日后他们自会上岛接应。现在大家都要小心谨慎,先回房休息吧。”
 
  众人散去,马洛自己则在冯宅内外走走查看,他有满脑子疑问得好好理理。谁知,没走多远,他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便急忙循声奔去,只见吕老汉倒在悬崖边昏迷不醒。马洛扶起吕老汉,发现他脑后受了重击,鲜血直流。这时,众人闻声纷纷赶来,一起把吕老汉抬回了房间。马洛注意到,有个人焦虑不安地走来走去。他上前说道:“王大哥,这事多有蹊跷。你们兄弟三人相聚,先是冯老爷被杀,现在吕老汉又离奇受伤,若你不把你们的秘密坦诚相告,那你就最有可能被当作凶手!或者,真正的凶手会把你当作下一个目标。”
 
  王石匠沉思了一会儿,说:“马大人,事到如今,我就全说了吧。二十年前,我们哥仨是在护送琉球使团的船上相识的。我们虽是初次见面,但意气相投,就义结金兰了。”
 
  原来,冯老爷叫冯翊,奉命护卫琉球使团回国,当他无意中看到大明皇帝赏赐给使团的财宝时,就起了歹意,便和吕王二人商议杀人劫宝。后来他偷偷在晚饭里下毒,结果使团和护卫们大都毒发身亡,有几个中毒较轻的,也被杀死弃尸。途经恶鼠岛,三人把财宝都搬下船,埋了起来,并画了一张藏宝图。冯翊把藏宝图一撕为三,每人一份。他嘱咐二人先在外面避避风声,一年后再回各自原籍,等冯翊的书信通知再见面,届时三图合一取宝藏。谁知,一等就是二十年。
 
  听完王石匠的话,马洛心想,果不其然,这桩旧案到底还是内贼作案。眼下,凶手无疑是冲这些财宝而来,可凶手不是王石匠,会是谁呢?马洛思考良久,叮嘱了王石匠一番,两人就各自回房了。
 
  吃过晚饭,下起了雨,不知道到了几更天,马洛睡得极浅,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惨叫,马洛被惊醒后急忙披上衣服飞身而出,等找到王石匠时,发现他前胸插着短剑,已经气绝身亡了。马洛低头细看,只见他的手里紧握着一片已经发黄了的碎纸。
 
  馬洛愣了一下就往回跑去,推开门,只见吕老汉还在熟睡中。马洛走到吕老汉的床边,俯身拿起床下的鞋子看了一眼,便冷笑着说:“别再装睡了,你刚杀完王石匠,应该没那么快就睡着吧?”吕老汉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说:“马大人,您说什么?”
 
  马洛说:“你鞋上的泥土是在树林里刚刚沾的。我听到王石匠的叫声,就立刻赶了过去,但并没有遇到你,你应该走的是侧门。船夫说过只有老爷自己有钥匙,所以你才是真正的冯老爷——冯翊!”
 
  真凶现身
 
  这时,仆人们听到动静都赶了过来。马洛指着床上的呂老汉说:“冯翊,你二十年前杀害琉球使臣,现在又为了独吞财宝杀害自己的结拜兄弟。还不认罪?”吕老汉手抚前胸大叫冤枉:“马大人,你这是血口喷人啊!”
 
  马洛不慌不忙地说:“成年男子都有胡须,但王石匠曾向我提起过,吕老汉天生没有胡须。而你却胡须茂盛,即使剃去胡须,仍能仔细辨出。还有,你下意识地手抚前胸,正是手捋胡须的动作,真正的吕老汉怎么可能有如此习惯?之前王石匠曾让我看过藏宝图,所以我可以断定,王石匠死时手里紧握的纸片就是他那张藏宝图的一角。你杀人抢图后马上赶回来装睡,那藏宝图此时应该还在你的身上。敢让我搜身吗?”
 
  吕老汉冷静地听马洛讲完,忽然大笑道:“没错,我就是冯翊!我本想修书一封给官府,为的只是假借官差扰乱视线。没想到,竟把你这个京城名捕招惹过来!”
 
  马洛说道:“不敢当。要怪就怪你自己马脚露得太多!晚饭前我曾交代过王石匠,晚上千万不能独自外出,以免再生意外。能让王石匠无提防之心、冒死出门的人,一定是他熟悉的人。”
 
  冯翊“哼”了一声,冷笑道:“我只是告诉他,我找到了冯翊的藏宝图,约他深夜一起寻宝。他要是不贪,也不至于丧命!”
 
  话音刚落,他忽然一跃而起,手握短剑刺向马洛。马洛侧身闪过,从腰间抽出一把铁尺,打在冯翊的手腕上,然后又一铁尺打在他的后颈上,冯翊顿时瘫软在地,被众人绑住。
 
  原来,当年冯翊和吕王二人分开后,遇上了海盗,被逼入了伙。直到三年前,冯翊才逃了出来,辗转来到恶鼠岛,但找不到财宝所在,就写信让吕王二人带着藏宝图来取宝。冯翊之所以让官府派人过来,一来是为了避免被吕王二人黑吃黑;二来让官差见证“冯翊”死去,自己可以“重新做人”。
 
  冯翊为了财宝费尽心机,先是把吕老汉提前骗到岛上,得到他的藏宝图后杀了他,又在他光溜溜的下巴上粘上须发,让人误以为冯翊已死。而真正的冯翊则剃掉胡须,假扮成吕老汉偷偷划船来到岛外,在码头与王石匠等人一起上岛。本来当初三人相处时间不长,二十年后相貌变化又很大,冯翊并未被识破。
 
  一上岛,冯翊先偷偷割断了系船的绳索,然后用石头砸伤自己造成岛上有外人行凶的假象,再伺机夺了王石匠的藏宝图并杀了他。集齐了藏宝图的冯翊还在做着发财的美梦,却被马洛识破了。
 
  马洛理完案子的来龙去脉后,对冯翊说:“马某尚有一点不明,既然你已蛰伏了二十年,更应该谋划得滴水不漏,可眼下你却似沉不住气,是否另有原因?”
 
  冯翊仰天长啸:“天不助我!天不助我啊!我落入海盗手中,身心备受摧残,我命不久矣,可一想起那些本该属于我的财宝,我不甘心啊……”

文学网

青春文学网

微信支付赞助文学网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读者文摘 感恩父母 防骗知识 网站地图
好文章就要一起分享
0

美女读书
广强哥哥

深度阅读